“同性恋——道德及社会价值观的争议”

从前、現在、未來,佛教各课题时事发展讨论。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同性恋——道德及社会价值观的争议” 座谈会

早前报章报道,大马有第一对女同性恋者,获得双方家长的认同,行华人婚礼,对外正式宣布她俩的结合。这新闻,引起了华社的哗然,也让宗教卫道之士觉得有鼓吹同性恋风之嫌。

人类自古以来,以男女结合为繁衍后代的人生其一进程。目前,我们除了看到不少人选择单身,也看到同性间的恋爱,并对社会人士高调宣布他俩的结合。除此,目前好一些西方国家或其某一州属,如纽约,通过法令正式接受同性恋者的结合。

大马佛教社会,又怎样看待这样的一个结合?佛教谈离欲、谈远离不正当的行为。同性的结合,从佛法,甚至缘起的角度,那是个业力的牵引,还是是可以被纠正、改变的?

马佛青总会联同大马佛教学术研究学会,将于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晚上8点,于雪兰莪马佛青行政与训练中心 ( No.9, Jalan SS25/24, Taman Mayang, 47301 Petaling Jaya, Selangor),举办一场座谈会,主题为:“同性恋——道德及社会价值观的争议”,以从佛教、社会学及身心辅导的角度,来解剖这个一直存在的争议性课题。

座谈会的主讲人为释妙赞法师(般若学舍负责人)、洪祖丰居士(大马佛教学术学会会长兼马佛青咨询委员)、叶福兴辅导师(马来西亚注册与执证辅导员)。

欲知详情,请联络马佛青秘书处:03-7804 9154 / 9157,或电邮[email protected]查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16705

釋妙贊法師:勿躲在陰暗角落‧同性戀者應坦承性取向
2011-08-20

图片
馬佛青總會聯合馬佛教學術研究會舉行”同性戀―道德及社會價值觀的爭議”座談會。(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9日訊)大馬第一對女同性戀者舉行華人婚禮以及歐陽文風牧師要回馬結婚事件引起大馬社會嘩然,尤其基督教團體反對;然而,般若學舍負責人釋妙贊法師鼓勵同性戀者坦承面對自己的性取向,和勇敢站出來,不要躲在陰暗的角落過活。

釋妙贊法師指出,她不是鼓勵同性戀風氣,但她認為,同性戀者若不坦承面對自己,往後將會愛上不該愛的人,不僅讓自己痛苦,也讓身邊的人苦惱。

“就讓同性戀者談他們的戀愛。我們只能尊重他們和知道如何與他們相處。”“我身邊也有不少同性戀的朋友,不要把他們看成這麼恐怖,他們也很好玩和很可愛,再說,這與非同性戀者有何關係?”

針對同性戀者領養孩子是否會造成社會問題,她沒有正面回應,只反問說,現有的異性家庭中,能給孩子多少幸福的保障?目前的離婚率偏高,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空間。

釋妙贊法師今晚出席由馬佛青總會聯合大馬佛教學術研究學會舉辦“同性戀-道德及社會價值觀的爭議”講座上,發表她對同性戀的看法。

這講座會共邀請三位主講人,包括馬來西亞佛教學術研究會會長拿督洪祖豐,以及社區輔導員葉福興。主持人是馬佛青總秘書薛振榮。這場講座會反應熱烈,約有200人出席,全場爆滿。

妙贊法師強調,佛教是圓融的,認為眾生有佛性,佛性是平等,同性戀者也能把內在的佛性展現出來,但從修行上而言,不管同性和異性,只要性欲上有執著,就是一種傷害。

“在社會的意義上,社會有不同的人,同性戀也是其中一份子,作為社會一員,我們反對一切的壓迫和歧視。”

洪祖豐:平常心看待同性戀

另一方面,洪祖豐表示,他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戀者,早在佛陀時代就已有同性戀者的存在。

他說,如果人們不能祝福歐陽文風結婚,便不要出聲。葉福興則認為,他比較關注的是人們以甚麼心態看待同性戀者,是否散發善意,是否願意陪伴、傾聽和引導他們。

他表示,媒體大事報導同性戀婚姻並不會鼓吹同性戀風氣,因為本來是同性戀者就會出走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佛教界的头头,请看看基督教背景的黄子先生怎么表明立场:

http://www.nanyang.com.my/node/380646?tid=736

威过北港的大马香炉
黄子

2011-09-05

《北港香炉人人插》,出版时非常经轰动。但因为早前读过作者的中篇《暗夜》,说其文字朴素可以,粗糙也不妨;既然以文字为媒介,文字的审美情趣,总不能缺吧?故此,对其作品,也就兴趣缺缺了。

轰动是因为那个丰胸肥臀被冠上“建国妖姬”女政客,对号入座,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要索回清白,而作者则被指是公报私仇用小说影射情敌,台湾媒体遂将之定性为“两个女人的战争”。在作者已死,文学正在死亡中,文学作品萧瑟的年代,普通书籍初版两千,从此没有再版,小说竟因此印了20万本,实销也有16万本,真利害!

“北港香炉”,因此名扬华人地区;后来法国人搬上舞台,更是锦上添花。

当初哭诉被毁谤为“表哥四五桌”的“公共厕所”;后来提升到更高境界,是革命志士都想上一回的“豪华公共汽车”;表哥的人数,不能用增法,而是要用减法──哪个同志没上过──才能计算出,多少人上过。再后来,改行当名嘴的女政客,大彻大悟,得道作仙,不再以这为耻,反倒以豪放为荣,公然宣称昔日敌营中的马英九是她最理想的one night stand的对象了!

如此看来,她的道根不高,远远比不上Buatan Malaysia,国际共用的大马第一香炉了!

北港香炉,同志们个个想上一回;但上香的男人,个个都是“台湾表哥”,不只是同一种族,而且还是讲台语的同一籍贯,太地方性,太单一性了。

大马的第一香炉,打从十岁在家乡的泳池被人上香之后,来到雪隆升学:深夜搭末班巴士,就让巴士佬上;中国话“搭的”,就让德士佬上;萍水相蓬,街头巷尾,只要一个眼神,就是一炷香;除了娶妻那几年,从大马到美国,真是承香无数。

北港香炉从四五十个表哥,升级到用减法才能算出多少香客,小说一出版,那女政客就哭哭啼啼,大喊冤屈。可人家大马第一香炉,则是高调出柜,自己著书,津津乐道其失身史──虽然是简史,没有一一细数,正如饮食,除非是皇帝的起居,否则毋须餐餐细载,读者可以类推。若以量计,大马第一香炉,至少可与北港香炉打个平手;若论悟道,年纪更轻,就已认定被人上香是光宗耀祖、绝对真理了──论得道之早,更胜一筹。

自从到美国留学之后,在被人嘲为吃足软饭,才休妻,更是走上国际路线,虽未曾一一细表,但至少先公告与白人天使共筑爱巢,现在高调嫁给黑人──看清楚,是嫁黑人咧──还有比这更荣耀的伟业?其一举一动,不但要昭告大马国民,现在有法新社这全世界最浪漫的法国人的通讯社为他电传全球。

北港香炉名气大,但始终不过是地方性、单族性的法器;大马香炉,则是从大马走向国际,肤色五彩缤纷。北港香炉人人要上一回,但没人敢娶回家;大马第一香炉,万族共用,退可娶,进可嫁,婚礼何止世纪性,还要两国隆重演出呢。

北港香炉,顶多名扬华人区的四海;大马第一香炉,何止光宗耀祖,还为国争光,扬威国际呢。

大马政府不应禁之,有道的宗教人士说,不能祝福,就别出声,否则,活该被斥为原教旨主义;反应拨款赞助其婚礼,以吸引游客复得文明开放的美名──如此一来,更多父母将生了儿子,可得个女婿;生个女儿,还会多个媳妇,包赚。
头像
大风
帖子: 727
注册时间: 08-01-08 周二 5:30 pm

上述黄子的文章,一看子没细读,还不知说得什么;再读,发觉其言词刻薄而歧视处处,读之令人感叹。

神爱世人,只是俗人容不下一个同志。

最后一段讽刺佛教界针对此课题的观点,看了觉得不舒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大风啊,我倒是看不出黄子的文章歧视处处。
黄子的行文刻薄,我同意,那是因为他不能苟同当事人的作风。但是,这并不等同他歧视同性恋,对同性恋者实行打压。

我不歧视同性恋者,就像我们常说“我不同意您的言论,但是却尊重您说话的权利”那样,可以体谅和接受同性恋。
可是,如果同性恋者要张扬,企图把它合法、合理化,让它成为社会的常态,我就难以苟同了。

这不禁让我想到素食观。人们问起我为什么素食时,我往往很难回答,只是笑笑说这是个人的选择,只是不想再吃肉而已。我的确是这样想的。饮食习惯不过是个人的一种选择。如果要我把它放大到“吃素救地球”,“吃素长慈悲”,“吃素保健康”,然后到处宣扬,倡导素食,我是不为的。

在人类历史上,神权兴盛时,“同性恋”被认为是罪恶,所以同性恋者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乃至被活活烧死。进入20世纪,同性恋从“罪恶”的行为变成了“疾病” 行为。又后来,美国精神病学学会于1973年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会上决定通过投票表决,结果是58%赞成,38%反对,4%弃权,正式通过决议,承认同性恋是“一种并非病态的性行为方式”。于是,同性恋又由“疾病” 行为变成“非疾病”行为了。

医学界对同性恋的看法是一个演变的过程,也是大多数人的意见而已,并不代表真理本身。

同性恋的产生,可以分为素质性权宜性两种。所谓素质性同性恋,指的是“遗传上是一种性别,而在体态上又属于另一种性别”,有人称此为“中性”,是生理上的问题。这种性取向,是值得谅解和同情的,毕竟它的产生往往是非自愿和自觉的。权宜性同性恋者则不同,他们不是遗传因素造成的,而纯粹是因特定的社会环境造成。社会环境可能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长期只有单性别的(如海上长期航行、军旅)圈子,同性恋容易产生。之所以叫做“权宜”性,是因为他们的性取向可能会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此外,社会环境还有多种因素,包括家长如何看待孩子(例如一些家长偏爱某种性别,自小把孩子打扮成另一种性别),近龄孩子如何相处等等。

简单的说,素质性的同性恋是先天造成的,而权宜性的则是后天、当事人自觉地促成的。可是,就常态而言,我们如何去辨识先天后天?

其实,同性恋的产生和演变,还有更多复杂的问题是我们还不了解的。对于这些不了解的,我们是不该生硬的搬教条来挞伐,但也不需要因为倡导自由和人权而加以赞美和歌颂。

反社会常态的行为,低调一点反而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与同情;如果追求高调,就要自行承担其后果。

我是搞教育的,除了关心社会教育外,也关心在成长的孩童的认知与学习。大人毫无忌惮的言论,有时要给还在“朦胧时期”的孩童带来难以预知的影响。
头像
大风
帖子: 727
注册时间: 08-01-08 周二 5:30 pm

老黄 写了: 我是搞教育的,除了关心社会教育外,也关心在成长的孩童的认知与学习。大人毫无忌惮的言论,有时要给还在“朦胧时期”的孩童带来难以预知的影响。
就是说,大人这样做,小孩子耳濡目染,本来不是同性恋,会变成同性恋?或者去“搞”同性恋?

呵呵,拿出研究数据来!不要想当然尔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大风 写了: 就是说,大人这样做,小孩子耳濡目染,本来不是同性恋,会变成同性恋?或者去“搞”同性恋?

呵呵,拿出研究数据来!不要想当然尔嘛~~
图片

哗,老大,您不是不知道研究有分定量和定性的吧?
大人毫无忌惮的言论,有时要给还在“朦胧时期”的孩童带来难以预知的影响。

这句话无法用数据说明的哦!
头像
*阿灿
帖子: 677
注册时间: 24-07-08 周四 3:20 pm
来自: 霹雳

老黄 写了:大人毫无忌惮的言论,有时要给还在“朦胧时期”的孩童带来难以预知的影响。

这句话无法用数据说明的哦!
既然是难以预知,当然是无从计算。

我曾经遇到毕业多年的学生,在攀谈时,他告诉我,当年我在某个时刻,说过什么话,对他深具影响。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说过这样的话吗?接着我就会笑着说,我完全没有印象了。会说这番话的学生,自然是因对你心存感激而这么说的。

但是,您是否想过,如果我们说的话,是伤害学生、对他造成负面影响的话,他还会告诉你当年你曾说过这样的话吗?

我们说的话、发表的言论,就如一把双刃剑。因此,师长们,慎言啊!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老黄 写了: http://www.nanyang.com.my/node/380646?tid=736

威过北港的大马香炉
黄子

2011-09-05


大马的第一香炉,打从十岁在家乡的泳池被人上香之后,来到雪隆升学:深夜搭末班巴士,就让巴士佬上;中国话“搭的”,就让德士佬上;萍水相蓬,街头巷尾,只要一个眼神,就是一炷香;除了娶妻那几年,从大马到美国,真是承香无数。

北港香炉从四五十个表哥,升级到用减法才能算出多少香客,小说一出版,那女政客就哭哭啼啼,大喊冤屈。可人家大马第一香炉,则是高调出柜,自己著书,津津乐道其失身史──虽然是简史,没有一一细数,正如饮食,除非是皇帝的起居,否则毋须餐餐细载,读者可以类推。若以量计,大马第一香炉,至少可与北港香炉打个平手;若论悟道,年纪更轻,就已认定被人上香是光宗耀祖、绝对真理了──论得道之早,更胜一筹。

自从到美国留学之后,在被人嘲为吃足软饭,才休妻,更是走上国际路线,虽未曾一一细表,但至少先公告与白人天使共筑爱巢,现在高调嫁给黑人──看清楚,是嫁黑人咧──还有比这更荣耀的伟业?其一举一动,不但要昭告大马国民,现在有法新社这全世界最浪漫的法国人的通讯社为他电传全球。

北港香炉名气大,但始终不过是地方性、单族性的法器;大马香炉,则是从大马走向国际,肤色五彩缤纷。北港香炉人人要上一回,但没人敢娶回家;大马第一香炉,万族共用,退可娶,进可嫁,婚礼何止世纪性,还要两国隆重演出呢。

北港香炉,顶多名扬华人区的四海;大马第一香炉,何止光宗耀祖,还为国争光,扬威国际呢。

大马政府不应禁之,有道的宗教人士说,不能祝福,就别出声,否则,活该被斥为原教旨主义;反应拨款赞助其婚礼,以吸引游客复得文明开放的美名──如此一来,更多父母将生了儿子,可得个女婿;生个女儿,还会多个媳妇,包赚。
就我读来,这篇文章除了行文刻薄,作者歧视同性恋的立场亦极明显。
句句尖酸刻薄、处处冷嘲热讽,读来实在不舒服,也强烈感觉到作者对同性恋的厌恶。(尤其是最后一段)
这是我读此文的第一感受。

接下来详细说说我的看法。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对“同性恋”的态度,我想依程度可以分成以下几种:

1. 排斥,并且打压
2. 接受,但不认同(反对同性恋合法)
3. 接受,而且认同(赞同同性恋合法)
4. 支持,甚至鼓吹


读黄子先生的文章,我觉得他的态度是介于第1与第2种之间。
老黄 写了:我不歧视同性恋者,就像我们常说“我不同意您的言论,但是却尊重您说话的权利”那样,可以体谅和接受同性恋。
可是,如果同性恋者要张扬,企图把它合法、合理化,让它成为社会的常态,我就难以苟同了。
从老黄的表述来看,他的态度似乎是属于地2种。
大风 写了:神爱世人,只是俗人容不下一个同志。
大风的态度,大概是介于第2与第3种之间。


从言论自由出发,大家对某一课题持有各自的立场,无论你的立场与观点多么极端,只要不是污蔑、诽谤、谩骂,都该被尊重,都该得到发表的空间。多元的讨论,始于这样的言论自由。

若你认同同性恋,可尝试说服更多的人来认同,手段当然包括高调曝光,甚至发起运动;反之,若你不认同同性恋,也可尽力说明种种原因,掀起舆论,影响更多人不认同。各方言论皆拥有平台,观点都能被听到看到,课题才有被广泛讨论的机会,社会才有机会形成共识,并继续向前迈进。
回复

回到 “佛教时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