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度儿协大会

年中学校假期的第一个周末在隆雪召开大会,并请专家演讲。

版主: 光辉灿烂thaichong億晶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儿童阅读推广的挑战与回应”一日营暨儿协大会


日期:2014年5月31日
时间:上午8点至下午5点
地点:吉隆坡坤成小学(一)校讲堂
主讲嘉宾:中国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徐冬梅老师
对象:对儿童阅读、儿童教育有兴趣的人士
名额:200人
报名费:RM50(会员),RM80(非会员)
* 会员集体报名,将享有RM100(3人)的优惠。



*简章和报名表格将于近日发布,敬请留意。
上次由 kuanghong 在 28-04-14 周一 6:2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儿童阅读推广的挑战与回应”一日营暨儿协大会

流程:

8.00am - 8.30am :报到
8.30am - 9.00am :儿协活动简报
9.00am - 11.00am :主题演讲(儿童阅读推广的实践与心得——以亲近母语为例)
11.00am - 11.30am :儿协与亲近母语签署合作协议
11.30am - 12.00pm :茶点
12.00pm - 1.00pm :会员大会
1.00pm - 2.00pm :午餐
2.00pm - 4.00pm :主题演讲(儿童阅读推广的挑战与回应)
4.00pm - 5.00pm :交流和闭幕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图片

徐冬梅

亲近母语创始人,儿童阅读推广人。她主持的国家“十五”教育科学规划课题“亲近母语”,以“亲近母语,呵护童年”为理念,以“倡导儿童阅读,促进母语教育,营造精神家园”为宗旨,率先在扬州开设课外阅读指导课程,全方位推广“班级读书会”、“亲子共读”、“妈妈读书会”等教育方式,取得了显著成果。

被《中国教育报》评为2005年度中国推动读书十大人物之一。主编《亲近母语·自读课本》、《亲近母语·日有所诵》、《亲近母语·全阅读》、《亲近母语·经典阅读》等书籍,其中《亲近母语·自读课本》已被全国近百万学生使用,《儿童阅读六人谈》的作者之一,同时也是《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的策划者和作者,在《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南京师范大学学报》等专业教育报刊上发表文章一百多篇。策划、组织的中国儿童阅读论坛、全国教师讲述大赛、书香夏令营等活动在全国形成了很大的影响。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玫瑰小语——窦桂梅的个人博客
http://blog.tajyw.com/user1/15378/archi ... /2005.html


雪里已知春信至
——有感于徐冬梅和她的“亲近母语”



徐冬梅


“徐冬梅”这个名字,读来有些平常。上网搜索,天南地北、三教九流,人人得而用之。然而,认识了扬州的徐冬梅,你会和我有同感,觉得这江南女子的她,裹挟着“瘦西湖”的似水柔情,绵延着张若虚、郑板桥、朱自清的文脉,甚至带一点“林妹妹”的多愁善感,与扬州历史文化一脉承下来,再加上“凌寒独自开,为有暗香来”的“冬梅”之气,最终“集合”在徐冬梅的身上,那是别有韵味沁心脾。

除了名字,令你感到不俗的,还有她的“小”:个头小、身材小、面庞小、声音小,一切都可以用“小”形容。因为“小”,远看你会小瞧她,甚至忽略了她。不过真正走近她,那小可透着不小。细看,越品越有女人的味道,小家碧玉、娇小玲珑……闲庭信步,举重若轻——小个子大智慧,小女子,了得!

与她娇小的外表,呈鲜明对照的,是她广泛的阅读。深读鲁迅,喜欢海子。然而,最终又在深刻中走向原点——她更喜欢儿童文学。这是一种回归,向人类的来处和根部的回归。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是她曾读给我的诗,诗的含义就是她的心声,我猜想她被儿童文学唤醒的一刻应当有着无与伦比的惊艳与美丽。

聊起读书,从海子到鲁迅;从安房直子到米切尔·恩德,她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犹如天方夜谭中的公主,会给你讲上一千零一夜,也讲不完……小小的她悠然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语言平和却不乏铿锵有力,每一个字词从她的嘴里落下,都像珍珠一样,闪闪发光,又如饱满的果实散发着有质感的芬芳。看着她、欣赏她,不用和她交谈,只要倾听就够了。

我对她的喜爱,读书之外,还有很多。比如不丢女人的打扮,小旗袍、珍珠项链,精致到每一处细节的妥帖。比如表情不夸张,但平静中常常彰显着的理性的光辉;和儿子的悄悄话,散发出的母性的味道;和丈夫及朋友交流的“吴侬软语”……

这位被《读书周刊》评为2005年推动读书十大人物,而且是其中唯一女性的她,原来不小。原来,表面的“小”的后面,藏着一个高大的读书人、现代文化使者的形象。


(待续……)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亲近母语


此时,桌上放的是她的《亲近母语》自读课本。每一次看到,都会被上面的图标感动——可爱的小宝宝和妈妈温情相对,托起母子俩的是一本书。孩子额中的那颗红痣,就是母亲点亮的心灯。这是一位平凡的母亲,也是一名普通的教师——这其实就是徐冬梅和她的同仁。“读经典的书,做有根的人”是她们的口号,也是她们的信念。那盏灯所照亮的,不仅是她们的事业,还有孩子们的前程。

这么多年,她和课题组的同仁们倾心于儿童阅读的推广和母语教育研究,有很多的收获,自然也遇到更多的困惑。最大的困惑莫过于在现有的体制下,孩子们如何获得真正值得阅读的,足量的图书,以及在图书缺乏的情况下怎样有效地推进阅读运动。作为体制外的她们,在寻寻觅觅、重重重压的过程中,顽强地前行复前行,走出一片天……

最初,她们从指导学生的课外阅读入手,开始编辑课外阅读教材。渐渐地,他们开创了适应不同地区、不同场域开展儿童阅读的课程体系和解决方案。班级读书会,校园读书会、亲子共读、社区读书会;经典诵读、绘本阅读、大声读、阅读报告会……生动活泼的形式,灵活多样的方法。如果说在中国大陆,儿童阅读越来越受到重视——这功,(一定程度上)当归于她和她的这个团队。

这是“亲近母语”的“道场”。

这道场,让很多地方的很多人围拢来。现在,已有60多万学生使用这套教材:北京、江苏、浙江、广东、湖南、山东、重庆、上海、安徽……

“朋友们,这是一道美味的汤。来熬汤吧,来喝汤。我希望亲近母语就像架起的《石头汤》中的那口大锅,母语、童年、阅读就是那三块大石头”。让‘三个士兵’、‘大锅和木柴’、‘水’、‘石头’、‘村民’——这些所有因素构成一个途径和图景吧!”(摘自亲近母语的《读吧》卷首语)

亲近母语每年开展“书香中国”的童书评选。第一次评选,参选的就有126种图书,86种入围。他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让好书、好作家受关注,让好作品真正畅销。入榜的童书有《夏洛的网》、《哪吒传奇》、《逃逃》、《大盗贼》、《中国童话》、《可爱的鼠小弟》、《丁丁历险记》等10本之多。当卢勤这位“知心姐姐”询问孩子们读书的时间有多少的时候,孩子们说,只要喜欢读,就一定有时间;亲近母语们也是这么说的,只要儿童喜欢,我们就责无旁贷。

亲近母语每年举行“书香中国”的最佳小读者评选。搭建起书香传递的平台,作家们走到前台看到了这些孩子们读他们的书的甜甜的样子;孩子和作家的相识,让文字跳跃出动人的故事。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冰波,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台湾儿童诗人方素珍等20位儿童文学作家先后参与。非但如此,孩子们还会得到“亲近母语书吧”的多种图书奖励——亲近母语,从自身的芬芳走出来,把一本本好书带给孩子,孩子们又进一步亲近了“母语”。

难忘的是2005年10月10日,钓鱼台国宾馆,“书香中国2004年原创童书排行榜”暨论坛新闻发布会。以一个民间课题组的名誉搞童书排行揭榜,在中国,这是开天辟地的事情。正是亲近母语这些开创性的举措,儿童阅读的推广走向良性循环的轨迹,从而推动了儿童阅读的进程。现在还记得她在钓鱼台国宾馆的发布会的样子和说这些话的声音,那特有的深沉,抒发着感慨——站在钓鱼台,这具有历史意义的特殊地方,宣讲推广儿童阅读的意义,也赋予了亲近母语多彩的历史意义。

第一届“儿童阅读论坛暨亲近母语教育研讨会”我参加了。印象最深的课堂是两岸“儿童文学的阅读交流”——台湾的学者,大陆的教师同台“亲近母语”。还有儿童文学作家、教师、记者、编辑、文学评论家的倾情加盟。这在当时,是语文教育史上的一个大事件。由此,我就见识了台湾的读书课,认识了台湾推广儿童阅读的老师……第二届儿童阅读论坛,我又“烟花三月下扬州”。2005年11月我还随同徐冬梅、丁筱青等专家教师,应邀到台湾考察访问,在儿童阅读方面与台湾专家学者进行学术交流。

通过“亲近母语”,我不仅认识了徐冬梅,还认识了扬州的同行们。因为“亲近母语”的事业,促进了他们专业的品位。已有两位特级教师在这个团队诞生,将有更多的名师从这里走向全国。可想而知,扬州的孩子们,因由这亲近母语的事业,让这座古老的城市,有了新的文化生态——亲近母语,已经成为那里的文化品牌。

2003年以来《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人民教育报》、《中国教育报》、《中国少年报》、《中国图书商报》、《现代教育报》、《江苏教育报》、《大连日报》、《扬子晚报》、中央电视台等十多家新闻媒体都对《亲近母语》进行了详尽的报道。

回望走过的亲近母语的路,更多的是建设性的,而不是否定性的;更多是清醒的,而不是盲目的;更多的是梳理式的,而不是叛逆式的。更多的是坚韧性的,而不是急躁性的。

亲近母语,点亮孩子阅读的明灯,照亮中国书香的旅程,孕育的是健康的情感积累,以及以儿童天性为基点的自由和人格尊严为核心的精神诉求。


(待续……)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我与亲近母语


2002年的春天,经周益民介绍,认识了徐冬梅。

2003年的夏季,在教育在线的网络上和网名是“亲近母语”的相识。

说起来,也怪,在网上一看到“亲近母语”的网名我就知道一定是她。她呢,一看到“玫瑰”网名就知道是我。事在人为的畅快,加上出其不意的惊喜,促成了我俩可遇不可求的相知相惜。

我们每年都会见上几次,尤其是她的研讨会,我是必去的。两人见面,互相看见,第一个表情就是会心地笑。电话里也是一样,经常,未语先闻笑——她笑得温婉,我笑得爽朗。

我们都喜欢作家冰心,冰心只钟情于玫瑰,冰心老人认为玫瑰有刺,那是风骨,玫瑰的芳香艳丽就是冠艳群芳,还给自己取名叫“冰心玫瑰”。她向我求证,“玫瑰”的出处。我向她解释说,取这个名字其中一个原因是玫瑰一词是我真实名字的变音。她笑了,希望我说心里话。但,我哪敢这样奢望,狂妄,以如此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冰心的敬意。但是由此,我与远隔千山万水的那枝梅之间,平添了些惺惺相惜的眷恋。

随着时间推移,感情就像陈年的葡萄,越发甘甜,令人回味。有几次,我们吃住一起,临走时那依依惜别之情现在还清楚地记忆。而后多少次我们面对面倾心交谈,在电话里,在信箱里,也在教育在线的短消息里。
亲近母语说:“有时候人与人心灵的沟通是一种缘分,很感谢上苍给我这种机缘。”

我说,年轻的时候,倘若让沧桑而丰富的昆德拉与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比较的话,我会被前者无以伦比的冷静,又波澜起伏的内心所吸引——在我心里,年轻就是“肤浅”。而今,我无疑会倾向于像她这样的年轻人一些。他们在若有所思的,虽用年轻的手指,撩拨着乌黑发鬓的里边,却有一个无比深的仓库,里边储藏着人世间无数的经历、学识、思想和爱。

总之,对她,不是那种不可克制的倾心,是一种似有理又似无理的,没有年龄界限的喜爱,不是那种中了魔法似的热狂,是一种可以放心相投相诉的依傍。

因了这份特别的钟爱,不仅仅有了我俩的缘分,还有了亲近母语和我们学校的缘分。现在,清华附小正用着《亲近母语》十二册读本。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阅读氛围还远远没有成熟,在学校,多数的教师还是比较简单地把阅读看作是课内语文学习的补充,家长们也认为学好课本才是最重要的。对于阅读在学生的语文学习之外,例如情感的发育,学习能力的培养,知识背景的拓宽,文化的自觉认同等方面的作用,人们的认识还很不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徐冬梅多次和我沟通,提醒我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特级教师,应该为儿童阅读大力呼吁,全力倡导,积极实践,开展读书活动。

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培养一批能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阅读指导的专业队伍。我们的“精锐部队”一次次南下扬州亲近母语儿童阅读中心,学习取经。一批有较高儿童文学素养的、有热情的、勇于实践的书香种子教师,已在清华附小落地生根。我和她,和他们,前前后后、相濡以沫,一起布钩撒网——“绘本解读”、“名著导读”、“阅读分享”、“班级、学校读书会”、“跳蚤书市”等等多种读书活动,丰富多彩地在清华附小开展起来。

谁说我们没有童年?这么多的成年人,这很大很大的天真的队伍,虽来自不同地域,年龄各有不同,却依然保存着赤子般的真诚和浪漫——在学校里,在课堂上,做着推广儿童阅读的事情。只要我们执着,只要我们专注,总有那渴望书籍的“鱼儿”愿者上钩!

做有根的人,要深情地学习母语——这是徐冬梅经常说的一句话。这是她的心愿,也是我、我们清华附小老师的心愿。我走进亲近母语研讨会的课堂展示,那是把我的生命融入其中的一种使命——我的《主题教学的构建与实践》听取了徐冬梅和亲近母语的老师们的不少建议。《朋友》、《圆明园》、《村居》是从她们那里获得了一些启发。瞧,我从这口大锅里喝到了多么美味的石头汤。在“亲近母语”里,我这枝“梅”,倾心于她,那枝“梅”。在语文教学上,我这枝梅也得益于她那枝梅。热爱,让我们不分彼此。

当然,和亲近母语,是彼此平等参与的公共情怀下的,个体思想的保障与延展。加盟亲近母语的这些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富有个人魅力与特色,但,同时,每一个人又都生活在“亲近母语”的群体中。大家知道,每一个个体的自由与发展,需要的一定是“亲近母语”的这种公共精神。

“这是黑夜的儿子,

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

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花开两朵,一南,一北。耐岁耐寒存苦节,雪里已知春信至。都是土地的女儿,为着大地般厚重的梦想与抱负,携手而行,踏着亲近母语的足迹,期待着终有一日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全文完)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报名表格: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0mYjS ... sp=sharing

大会简章: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0mYjS ... sp=sharing

报名方法:
1. 填妥报名表格,将报名费汇款至儿协的Public Bank 户头:3-1776964-12
2. 将报名表格与汇款凭据电邮至儿协电邮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先有泥土,后有花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1lcgd.html


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
徐冬梅


今天的这个议题是第二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的主题。肯定不少朋友要问,儿童阅读也好,母语教育也好,要研究的问题很多,为什么论坛偏偏选择这个主题呢?

  一、主题的择取

  长期以来,小学语文教学更多地被描绘为一门艺术,这虽然不能算错,但却忽略了小学语文教学实际上首先是一个综合性、实践性很强的专业。过多地强调它的艺术性,可能会延缓这门学科的建设,许多理论问题将得不到梳理和解决;当然实践问题,例如课程的构建、教材的建设、教法的研究、教师的培养就不能有稳当、切实的理论根基。

  亲近母语实验研究是从对母语教育的反思开始的。在研究的初期,我们将探索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的关系,致力于构建儿童阅读新课程作为研究的重点。为了构建一个广阔对话的平台,展示我们前期研究的成果,吸引更多的朋友同道而行,2004年9月,第一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在扬州举行并取得了较大的成功。儿童阅读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全国的儿童阅读推广、书香校园建设逐渐形成氛围,儿童阅读研究和实践对小学母语教学的促进作用逐渐显现。为了将各项工作引向深入,经过调研,我们决定将“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作为第二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的主题。

  二、主题的剖析

  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究竟是什么关系?儿童文学可以给小学语文教学带来什么?

  1.儿童文学和小语文教学的受众相同:都是儿童

  我以为,小学母语教育的三个要素是儿童、母语和社会发展。毋庸置疑,在小学语文教学中,儿童应该成为教育的主体,儿童的语言发展、情感、想象、自我意识等,既是出发点,也是目标。但实际的情形是,因为应试教育越演越烈,我们的母语教育缺乏对儿童心理、情感的了解和尊重。母语教育回到儿童本位应该成为所有小学语文教师的共同追求。

  2.小学语文教材中有相当比例的儿童文学作品

  儿童文学是指根据儿童的需要,专为儿童创作或改编,适合他们阅读的文学作品。

  近代以来,儿童文学作品就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儿童文学作品究竟应该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占多大的比重,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择取儿童文学作品进入小学语文教材不是这篇文章要讨论的问题,但不可置疑的是,新课标的无论哪一套教材,都将儿童文学作品作为一个重要的部分,年级越低,占的比重越大。

  3.儿童文学是儿童阅读的主要材料

  很长时间以来,小学母语教育将对儿童的阅读指导排除在课程之外,学生对整本书的阅读基本处于没有引导的状态。新的课程标准虽然提出了阅读总量和分量的要求,并且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但因为没有课程定位,大多数学校并没有将这些要求落到实处。

  儿童文学是儿童阅读的最主要的材料,儿童对文学的需要是一种天性。儿童文学伴随着很多孩子长大。从小时候听父母讲故事开始,他们会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主动地接近不同的文学作品。

  怎样根据儿童发展的需要、母语教育的需要,推荐适合各种年龄、各种个性孩子阅读的儿童文学作品,并且积极组织引导他们进行交流和吸收也是我们要做的工作之一。

  4.儿童文学素养是小学语文教师缺乏的素养之一

  因为我国师范教育体制的问题,儿童文学师资不足,很多中师生,包括大专毕业生,师范本科毕业生都没有修习过儿童文学课程,或者只是学习过教材,而没有真正阅读过一定数量的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欣赏儿童文学、教学儿童文学的能力都不够。我们希望借助这个主题的讨论,让更多的老师看到,什么样的儿童文学是优秀的,为什么一个优秀的小学语文教师必须阅读儿童文学。所以本届论坛我们特别邀请了著名的儿童文学评论家、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方卫平教授主讲了《什么是优秀的儿童文学》。

  三、主题的演绎

  面对这个关系,我们该做些什么,论坛做了些什么?

  1.呼吁完善课程体系,探索儿童阅读指导的具体方法

  建国以来,我们的语文课程基本停留在一本语文教材就等于语文课程的全部的状态。实验开展五年来,亲近母语一直致力于探索和构建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和人文素养为目标的儿童阅读新课程。我们开设了阅读指导课,并且全方位推广“班级读书会”“教师读书会”“亲子共读”“社区读书会”。积极倡导学生诵可亲的经典,读有趣的名著。本届论坛就全面展示了前期课题研究取得的成果,各个实验学校交流了开展儿童阅读活动、建设阅读新课程的经验。我们邀请台湾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长方素珍小姐执教了儿童诗的教学,课题组老师执教了各种形式的读书课。这些课的教学内容都不在原来的课程框架内,都是对整本童书的阅读指导,是在其他一般的培训会上不能见到的课型。

  2.应该积极探究儿童文学作品教学的方法

  经典的或者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进入小学语文教材后,我们应该怎样教?

  相比于其他教材文本,儿童文学文本往往比较贴近儿童的心理,着力于表现儿童真实的情感世界,从题材的角度说,往往集中在三大母题(爱、顽童、自然)上;从表现方式的角度来说,往往通过儿童形象(动物、植物等实质上是泛化的儿童形象)来表现生活;从形式的角度说,既然是文学文本,自然在结构、语言、体裁等要素上,有较强的艺术性。

  所有文本的阅读价值最终要通过阅读者来实现。但经典文学文本一般具有更大的阅读空间,是一个自足同时又相当开放的“召唤结构”,因此用通常的分析性的教学方式,模式化的教学方法来解读、教学这些文本往往会使他们失去应有的魅力。

  我个人以为教学这类文本应该关注以下问题:

  1.必须认识到阅读儿童文学经典文本对学生语言发展的作用

  学习文学文本对于个体学习语言有重要意义。个体语言的形成过程,依赖于获得充分的语言滋养,多种风格的、有张力、有质感的语言,才能真正唤起儿童语言表达的激情和潜能。经典的儿童文学文本表现的是孩子自己的生活和情感世界,最能打动孩子的心灵,也理所当然地是学生学习语言最好的材料。一篇节选自《呼兰河传》的《我和祖父的园子》,即使教师什么也不讲,就让孩子多读几遍,读出我对祖父和园子、童年的记忆和怀念,也会比一些语言贫乏的课文,教师费多少口舌讲解才能达到的效果好。

  2.尊重儿童的情感体验,引导学生的语言生长

  学生语言能力的成长依赖于学生情感的体验。不少公开课的课堂上,教师往往满足于展示个人对文本的理解,然后生拉硬拽着学生达到自己理解的深度。真正成功的课堂应该是学生在文本阅读中经历酣畅的情感体验和成长的同时,获得语言发展。儿童文学作品为学生喜闻乐见,在阅读这些作品的过程中,学生往往有比较活跃的思维和情感体验,教师应该善于体察、尊重和引导。因为学生情感的共鸣点一般就是语言的生长点,所谓“情动于衷而发于外”。

  3.阅读讨论应该多样、深入

  面对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的文本,我们的话题讨论,不要老是问这样的问题:文章写了什么?怎样分段呢?哪里是你最感动的句子?而要能设计一些可以使学生“沉入”文本,细致品味文本的问题。例如周益民老师在教学《小王子》的“驯养”时,在让学生说对这本书的基本印象,和朗读最打动自己的句子后,重点和学生谈对“驯养”的理解。他设计了几个问题:1.这里的“驯养”和我们平时说的有什么不同?2.驯养容易吗?驯养需要哪些?3.在这个驯养过程中到底是小狐狸改变了小王子,还是小王子改变了狐狸?4.在这世上真的有小王子和狐狸吗?这些问题促使学生潜心去阅读文本,调动自己的思维和情感体验。

  面对文学文本,我们不仅要在内容理解的层面下工夫,更应该在形式层面下工夫,因为这些文本语言往往具有典范性,是学生学习语言的好材料。当然不同的文本研读的着眼点不同,例如《去年的树》,我们就可以从文本的空白点切入讨论,《我和祖父的园子》就可以从语言的节奏感切入,《月迹》可以从“迹”这个字眼入手讨论等等。

  这个问题在本届论坛上没有能展开谈论,将是我们下一届讨论的重点议题之一。

  4.小学语文教师应该具备一定的儿童文学素养,论坛积极倡导小学语文教师成长的新方式

  解决以上问题,将儿童阅读、母语教育改革推向深入的关键在于教师。一个热爱儿童、懂得儿童,能读会写的教师才是一个好的语文教师。而要想获得这些素养,阅读儿童文学是一个捷径。

  多年来,亲近母语积极倡导小学语文教师阅读儿童文学,并且通过课题组研讨、教师读书会等方式,促动老师们去阅读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了解儿童文学史,给孩子们讲述故事,写作读书笔记、大声读名著给孩子听,上读书课,开展教学反思,撰写教育随笔甚至写作儿童文学作品。初步探索了一条新的培养书香教师的途径。在上次论坛请梅子涵老师做《阅读经典的儿童文学》的基础上,本届论坛我们请他做了《讲述儿童文学的技巧》的讲座,梅老师用自己的示范启发老师们热爱儿童文学,用热情去讲述。

  四、主题的延展:遭遇的困惑

  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对他们关系的深入考察,可以给小学语文教学带来很多新的启示。本届论坛对他们的关系进行了一些探究,取得了不少成果,但在论坛期间开展的各种沙龙和研讨中,老师们提出了很多我们暂时很难解决而应该努力解决的问题,包括:学生阅读的图书如何获得;小学语文教师培训方式的变革,以及选文(与教材编写队伍的结构有关)等问题。

  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师是一对亲密的伙伴,用儿童文学的视野来考察小学语文教学,将给小学语文教学吹来很多新鲜的空气,帮助我们解决一些以前一直没有处理好的问题。搞好儿童文学作品的教学、加强儿童阅读的指导,提高小学语文教师的儿童文学素养,将不仅仅促进小学母语教育的变革,它还有更深广的意义:例如为儿童文学培育读者,从而促进中国儿童文学的创作,进而产生我们民族自己的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和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家;例如让孩子们从小受到文学美的熏陶,感知母语的优美和丰富,从而让我们母语的纯粹和传承更值得期待;例如给孩子们一个幸福的童年,保护他们的童心、想象力、幻想力,将给我们的民族一个有创造力、有童心的可爱的未来等等。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先有泥土,后有花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0tbqx.html


关于儿童文学阅读的四大认识误区
徐冬梅


我国的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已走过十个年头。儿童阅读推广也走过了十年征程。《语文课程标准》的制定和语文教材的编制主要由课程专家和语文教育专家担纲。儿童阅读推广则发端于原有语文教育理论体系之外的研究者——以梅子涵、朱自强、方卫平、曹文轩、彭懿等为代表的儿童文学作家和研究者的发声和奔走,其标志是《儿童文学五人谈》的出版。毋庸质疑,儿童阅读推广的蓬勃离不开新课改的良好氛围。如果不是《语文课程标准》规定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要完成400万字的阅读量,小学生要达到145万字的阅读量,儿童阅读推广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效。加上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编辑王林博士、亲近母语、红泥巴、毛虫和蝴蝶等儿童阅读推广人和机构在小学语文教育领域的耕耘,儿童文学阅读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

儿童阅读的内容十分广泛,除了儿童文学,还包括儿童科学、人文(历史启蒙、地理启蒙、哲学启蒙等)、数学等阅读。但无疑,儿童文学阅读是核心内容,也是这十年来儿童阅读推广的主旋律。

十年里,儿童阅读课程的实验学校和儿童阅读推广人不断涌现,其进程令人欣喜,但人们对它的认识仍然存在误区,,不能不提。

误区一:抓好课内教材教学为本,儿童文学阅读只是课外锦上添花

小学语文教材等于小学语文课程,教材教学是“课内教学”,是教师最重要的任务,课程评价、语文考试也是为检测儿童对教材的掌握情况。这一观念至今仍在大多数教师心中牢不可破。儿童文学阅读作为“课外阅读”,能在一些学校占用每周一节的阅读指导课时间,已经相当不易。

应该承认,小学语文教材是小学母语教育课程的主要载体。提高课内教学质量,是结合我国实情,保证整体教育水平的基本措施。但是,由于现有不少教材编写团队在学术基础和编写理念上的不足,当代小学语文教材的质量备受学术质疑和社会批评。

另外,自建国以来,关于整本书的阅读在小学语文课程体系中都是“缺席”的。历年来的语文教学大纲,只是在“课外阅读”部分略微提及整本书的阅读要求。2001年公布的语文课程标准中,只列出了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之类的阅读书目,并没落实图书来源、阅读时间、教学方式、评价措施等,指导意义显然有限。

这一误区严重制约着儿童阅读的推进。从目前正在征求意见、即将公布的语文课程新标准来看,民间儿童阅读的迅猛发展,以及相关学者、作者的建言,尚未得到官方体系的足够重视,对儿童阅读的重要性和实质内涵缺乏全面认识的现状仍将延续。

笔者认为,走出该误区的现行途径有如下三个:

1.建议教育部、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借鉴世界各国开展儿童阅读的经验,结合我国教育现状,给予儿童充分的阅读时间和空间,如能在语文新课程标准中对此予以明确则更有效。

2.可先在经济较发达地区,如儿童阅读推广的先行和成功地区、学校,进行儿童阅读课程改革的尝试。

3.改革现行小学语文教材编、审、用体制,保证儿童文学写作、研究和儿童教育研究专家在审查、编写团队的一定比例,在一定程度上放开教材选用机制。

误区二:小语教学是语文教学,儿童文学阅读归文学教育,教语文不等于教文学

语文课是语言课还是文学课?实则是历史之问。在叶圣陶的倡导下,1956年,语文课曾被一分为二,即语言和文学分科教学(这里的语言更多是指一个科学的语言体系)。这一实验只在当时的初级中学展开,短短两年便夭折告终。

近两年,以深圳央校李庆明校长为代表的一些专家,重提“文学和语言应分家”。有着深厚儿童哲学和教育学功底、非常认同儿童文学阅读推广的李庆明校长,强调的其实是文学教育问题。他提出了加强儿童文学教育的设想,只是还未从根本上提出文学和语言分家的整体改革方案。

但当代许多小学语文教师和学科专家却认为,小学语文教学应主要等同于“语文教学”,或者说是言语教学。小学语文教学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儿童初步的听说读写能力,即对语言文字的训练,而非文学教育,所以儿童文学阅读并不重要。这一观点具有一定偏颇性。

一方面,儿童文学非常适合儿童学习语言,它与儿童的话语系统相匹配,最能调动他们学习母语的兴趣,激活他们的语言潜能。

朱自强老师在《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里以婴幼儿学话为例阐明了儿童学习母语的过程。世界上每一种文化,都有所谓的“妈妈语”,或者说“儿语”,即妈妈对婴幼儿说:宝宝好不好?饿不饿了?来,妈妈抱抱!你不用这种语气跟婴幼儿讲话,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的四书五经,就不可能让他获得最初的语言发展。

孩子的记忆力极强。特别对于学龄前儿童,你把一本图画书的内容复述几遍给他听,他几乎能完全记住这个故事。所有的孩子都有母语学习的潜能,小学一年级的他们已经具有简单的口语表达能力。在此基础上,小学语文教学要实现的,是继续发展孩子的高级口语和初级书面言语能力,这就涉及到什么样的文本为载体。无疑,童谣、童诗、童话、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儿童故事等优质的儿童文学文本,对帮助儿童实现从口语到书面语的转化,具有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教师应该进一步认识到,儿童文学阅读指导不仅是向他们提供优质的言语训练文本,而且要促进他们内在精神生命的丰富,奠定他们的基础价值观。儿童的心理发展规律决定,抽象的概念和直白的说教都不是适合他们的有效教育。他们对世界和自我的有效认识需辅以形象的故事和体验,他们的个体言语发展和母语能力无法通过工具化的训练得以实现。

另一方面,我们现行的小学语文教材,存在大量创编的“教材体”文本。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主题先行,概述为主,结构单一,语言生硬,这极大地影响了儿童对母语的感知,不但不能有效完成语文教学的真正任务,而且会对儿童言语的发展构成一定的负面效应。

走出这个误区的要点在于研究儿童母语的学习过程,正确把握儿童母语的学习心理,充分认识儿童文学阅读对儿童言语发展的重要作用和不可替代性。教师和家长应根据不同年龄孩子的不同特点,为他们选择合适的文学阅读文本。

可以说,在小学语文教学中强调儿童文学阅读,是对“语文教学只等同语言文字工具训练”这一传统观念的驳斥。笔者认为,不论是小学还是中学语言教学,都应将文学文体教学和实用文体教学相结合,并渗透必要的文化常识。

值得注意的是,儿童的文学教育不等于儿童文学的教育。前者除了儿童文学文本的学习,还包括更广泛的儿童阅读,如古典文学、现当代成人文学等,但儿童文学文本的阅读是核心和主体。

误区三:入选教材的儿童文学就是最适宜儿童阅读的文本

由于许多教材编写者对儿童文学素养的缺乏,大量“伪儿童文学文本”进入小学语文教材,直接影响了教师和学生对儿童文学的欣赏和审美能力。

“伪儿童文学”的典型特征是“教育性”,它与好的儿童文学文本非常艺术地通过形象塑造、故事讲述等形式,展开儿童的审美活动截然不同。张学青老师指出,“伪儿童文学”的“教育性”经常通过一些模式化的内容和程式得以表现,比如采用拟人化的动物角色和情节套路:一般是主人公起初行为不良,后经劝诫得以改正,或不听劝诫产生严重后果。

以苏教版二年级下册中的一则寓言故事《蜗牛的奖杯》为例。故事的内容大致是蜗牛在飞行比赛中得了奖杯,就把奖杯背在身上,结果奖杯成了硬壳,蜗牛再也飞不动了。其实从儿童心理学角度,获奖后的“献宝”之心是人之常情。你可以对此有不同的解读,比如把它理解为对荣誉的珍视也未尝不可。但如果是把它作为“教育的样本”而放进教材,就本末倒置了。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以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和能力,增强孩子的文学体验为目的,寓教于乐地让孩子领悟正确的生活态度和人生哲理,从而完成语文教育的任务;另一个则是以完成教材大纲的教学要求,实现语文育人的目标为前提,重说教轻体验地让孩子形成一致的阅读思维和价值体系。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小鹰学飞》《云雀的心愿》》《蘑菇奖给谁》等文本,共同地以儿童文学为形式,承载教化的功能。

如朱自强老师在“七人谈”中所说,这一误区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指出和批判。眼下走出误区的办法首先是提高小学语文教材编写团队的儿童文学研究水平。其次是提高教师的儿童文学素养,即在“伪儿童文学”存在于教材的实际情况下,教师能通过准确的甄别,从其他优秀课外读本中择选优秀的儿童文学文本,供孩子阅读。

误区四:儿童文学就是肤浅的“小猫叫、小狗跳”文学

前段时间,我在博客里转载了薛瑞萍老师的《我为什么反对儿童读经》,引发激烈讨论。我尽管坚决主张让儿童亲近中华传统文化,却不简单地认为,读经就是最好的途径,就可以解决当代小学语文教学,甚至当代中国的诸多问题。

在讨论中,一位海外的读经倡导者如是说:“不让孩子们读经,难道让他们去读那些“小猫叫,小狗跳”的儿童文学吗?这样的文学值得反复阅读吗?”
类似的观点在读经运动倡导者王财贵博士的演讲中也可见一斑。他曾这样表述过:儿童读“小猫叫、小狗跳”之书,能百分之百地理解内容。读《论语》,也许只能理解其内涵的百分之一。于是有人就说,百分之一怎能跟百分之百比?但他不知道,理解《论语》的百分之一,胜过百分之百理解“小猫叫、小狗跳”的几千倍、几万倍!

这种观点具有相当的代表性。语文教育向来是人人发声的领域,不同的专家从各自不同的学术背景出发,可以提出不同的阅读建议。读经者自然要倡导儿童去读经,研究古典诗词的专家自然建议孩子多读古典诗词,主攻明清小说的学者自然建议孩子多读四大名著,钻研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的权威人士自然希望推荐思想深刻的成人文本给孩子阅读……

殊不知,孩子对儿童文学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比如,《铁丝网上的小花》能让儿童感受到二战集中营的残酷和童心的纯洁,《凯奇的包裹》能让儿童读到战后欧洲的艰难时世和人性的坚韧与美丽。《最想做的事》能让儿童领悟没有知识的昏暗及满怀希望的明亮。恩德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深入人心的深刻哲学故事。可以说,各类题材基本都可以在儿童文学中找到优秀读本。加上丰富多彩的主题、体裁、表现形式、语言风格,儿童文学可谓最适合小学生阅读和进行母语学习的载体,即使看上去轻松幽默的儿童文学作品也能给孩子带来丰富的营养。

从根本上说,认为儿童文学就是“小猫叫、小狗跳”的肤浅读物这一误区源于中国当代教育中,科学的儿童观尚未从根本上确立。儿童文学和儿童文化的研究,即使在中国高等学院都属于弱势学科,相关的研究专家缺乏应有的学术地位,且为数不多。这与童话大师安徒生、《柳林风声》的作者格雷厄姆、《长袜子皮皮》的作者林格伦,《小王子》的作者圣艾修伯都在他们各自国家所拥有的荣誉和地位构成鲜明对比,与世界多国母语教材编审工作都有儿童文学、文化、教育研究背景的学者介入,也形成一定的落差。

综上,儿童本位应该作为儿童教育的根本立场。21世纪,乃至下一个世纪,中国教育的主题将是“发现儿童”,其存在的前提是在社会生活中“发现人”,发现每一个体的生命价值,发现每个儿童独特的生命阶段,发现每个儿童都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个体。儿童文学无疑是其中一股奔涌的清泉,给孩子童年带来不可缺少的滋养。笔者一直倡导的儿童母语教育,也是为了激发和唤醒儿童的语言潜能,让他们在母语的浸润中实现言语和内在生命的共同发展。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5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先有泥土,后有花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0zde1.html


一群人的“点灯行动”
——“亲近母语”十年研究和探索之路

徐冬梅


许多年后,我仍然清晰地记得2000年阅读“语文教学大纲” 修订版时的振奋之情。

正是在这部大纲里,第一次明确规定了古诗文的诵读篇目和课外阅读量。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找到研究和教学儿童文学的丁筱青老师,还有自己教中师时的学生:范梅青、岳乃红、邱凤莲,此时的她们都已成为了一线优秀教师。大家一拍即合,决定成立一个课题组去研究怎样落实课外阅读量的问题。“亲近母语”就这样诞生。

2001年6月,“亲近母语”研发的第一套读物《小学新启蒙教程》出版,同年,“亲近母语”被立项为“江苏省重点课题”,2003年被立项为国家级课题。

在研究中,我们逐渐发现,母语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其根本在于忽视儿童的母语学习心理和生命体验,要改变这一切必须要让母语教育契合儿童生命成长的需要,关注儿童的语言发展和精神发展的关系。母语教育研究不能在原有的学术框架内研究和展开,必须引进新的资源和力量,而儿童文学是最重要的内容资源和思想资源。

2003年9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老师应邀来到扬州远郊的县城——宝应,给扬州市小学语文教师讲课。他演讲的题目是“什么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他变戏法似地从箱子里拿出一本本花花绿绿的图画书,放在讲台上,然后不动声色地开始讲演。他讲“猜猜我有多爱你”,讲“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听到动情处,我泪眼婆娑,回头看看老师们,他们也同我一样。这次会议也是亲近母语课题的中期论证会。会上岳乃红老师执教了《草房子》,这是中国大陆最早的班级读书会展示课。参加会议的若干老师:周益民、刘颖、余耀、丁云等,后来逐渐成长为课题研究的核心力量和闻名全国的“儿童阅读推广人”。这次活动是“亲近母语”重要的飞跃,也是中国大陆儿童阅读推广史上的重要节点。从此,儿童文学开始和小学语文教学联姻结缘。2004年9月,第一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暨亲近母语教育研讨会”创办,这是国内首创的致力于促进儿童文学和小学语文教学、儿童哲学、语文课程论、儿童心理学展开对话的平台。开幕式上,梅子涵老师发表“做一个点灯人”的演讲,从此“点灯人”成为了全体儿童阅读推广人的“名字”。

从发现儿童出发

任何改变必须以对现有体系的研究和认识为起点。我们认为小学语文教学存在的问题主要有:(1)没能充分认识母语教育的重要性,母语教育地位下降。(2)缺乏对儿童学习母语的过程和特点的研究,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忽视儿童的生命体验。(3)课程资源开发和建设严重不足,小学语文教材等于小学语文课程。

通过对现状的分析,我们认为,要推进母语教育和小学语文教育改革,只从课堂教学着手,只研究微观问题,是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的。根本的改变必须从儿童的母语学习规律出发,全面构建儿童本位的小学语文课程体系,并研究实施课程内容的途径和方法,提高语文教师的综合素养。

要建立起科学的课程体系,必须要回答几个问题:什么是母语?儿童为什么要学习母语?儿童学习母语的方式是怎样的?什么样的课程内容和学习方式最适合儿童?

我们的研究认为,母语是每一个人最初学会的语言,也是一个民族的共同语。母语教育是一个民族和国家基础教育的核心课程。儿童学习母语不仅仅是提高他们运用母语的能力,也是儿童精神发展、融入社会、文化认同的过程。母语教育的目标,应该努力激发儿童对母语的热爱,培养儿童成为具有较高母语素养的公民。

儿童是独特文化的拥有者,每一个儿童都具有独特、完整、开放的自我精神,每一个健康的儿童都有一颗具有吸收力的心灵。母语的学习是一种习得行为。绝大多数的儿童都在十四、五个月开始说话,三岁左右具备基本的母语能力。这个事实告诉我们,每一个儿童都具有语言学习的潜能。母语教育必须和儿童的天性合作,唤醒和激发儿童母语学习的潜能。

儿童的母语学习要在自然的母语环境中进行。小学的母语教育是在儿童掌握最基本口语后实施有计划母语学习的初始阶段。因此,在为儿童选择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时必须不断反思儿童母语“习得”的特点,注意有计划地开展母语学习。小学阶段的母语教育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1 .构建更丰富更适合儿童的母语课程,为儿童营造良好的母语学习环境。

儿童在掌握基本口语后的语言能力和认知能力发展必须依赖更丰富、优良的语言环境。长期以来,小学语文教材基本等同于语文课程。教材选文普遍质量不高,可谓“短小轻薄”。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要为儿童提供更丰富、更优秀的阅读材料,从而推动小学语文教材的进步,这是儿童阅读推广的意义所在。

儿童文学就是最适合儿童的阅读材料。“亲近母语”的教育内容以儿童文学(童谣、童诗、图画书、民间故事、童话、儿童小说等)为主,也包括适合儿童学习的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和文化资源,如神话传说、古典诗词、简单的文言文、汉字等。

基于这样的认识,“亲近母语”带领着实验老师,开始在一间间教室里,为孩子们诵读童谣童诗、唐诗宋词,给孩子们讲述图画书,组织班级读书会,和孩子们分享儿童文学,讲述一个个美丽的童话,成为用童话呵护童年的幸福的人。

2. 找到适合儿童的教学方式,让儿童在言语实践中提高母语素养。

儿童的言语发展一定是在言语实践中完成的。我们认为,儿童的言语是一个整体的沟通系统。首先,儿童的母语能力必然依赖于他的精神发展。言语能力是儿童精神世界的外化。一个精神贫乏、内心单调的儿童一定也是言语苍白,缺乏理解力和表现力。其次儿童必须在亲身的言语实践体验中学习母语,而不是孤立地把语文学习划分为听、说、读、写四种技能的训练,以及“字词句篇”的知识学习。

小学语文教材等于小学语文课程,教材教学是“课内教学”,是教师最重要的任务,课程评价、语文考试也是为了检测儿童对教材的掌握情况,这一观念至今仍在大多数教师心中牢不可破。很多年来,母语学习等同于“语言训练”。所谓语言训练,普遍的做法是学习一本教科书,每周七、八节语文课,每篇课文3课时左右。学生大量的课外时间花在了做各种各样拼音写词、组词、解词、造句、改病句、改错别字之类的习题上。

我们认为,阅读是母语课程的核心环节,是最重要的言语实践活动。母语教育应为儿童提供适合、丰富、优质的阅读课程,通过讲述、指导诵读、精读和略读,从读中学习表达等方式,并创设适宜的情境让儿童进行分享和交流,让学生充分浸润在母语的怀抱中。

3. 培养热爱母语,具有良好母语素养的教师,建立良好的师生互动关系。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自身应该具备良好的母语素养,语文教师应该力求锤炼自己的语言、文学素养,然后才是教育素养、教学方法。教师培养、培训首先应唤醒教师对于语言的感觉,然后才是技巧的训练。但遗憾的是,我们的教师培养体系却更多陷在了技巧的泥潭里。

教学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是师生共同经历、互相影响、共同成长的生命过程,教师是儿童母语学习的高级伙伴或合作者。所以我们倡导教师在自己的教室里,通过带领孩子诵读、讲述、阅读,和孩子们共同成长。


(待续……)
回复

回到 “儿协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