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2】
还要保留生字表吗?


小学华文课程一向都附设“生字表”。1983年的课纲,按年级要学的生字量是“396, 397, 476, 485, 496, 507”,共2,757字。2011年推行新课程,每个年级要学的是“560, 536, 424, 422, 327, 309”,共2,578字。

对比中可以看出一个是逐年增加,另一个则是减少。旧课纲以识字为目的,并遵守循序渐进的学习原则,逐年提高识字量。新课程随顺国际间语文教学的发展趋势重视阅读,强调让学生“尽快认识一定数量的字”,以便“实现独立阅读的目标”,因此识字量在低年级更受到重视。

我们不是说过去的课程编写者犯错,而是他们受到时代的局限。即便是中国教育界,在上个世纪也热衷讨论语文学习必须让过程更加科学化。每个年级该学什么,哪些字词是各年级学生该学会并运用的,都要有科学依据。每个学年的 “生字表”因而产生。

科学用以解释现象,却不能用来解决一切问题,不该迷信。语文的学习就不一定要科学。例如阅读,谁说一定要“先识字,后阅读”?如果真相信先识字才可以阅读,就得科学地列出认识多少个字才可以阅读了。可是,你今天知道自己认识多少个汉字吗?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自行拿起第一本故事书来读吗?你今天的语文能力真是老师逐字逐句教出来的吗?

现今的语文学习谈语感,谈素养,这就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是感性的直面领悟。我坚信若有办法让儿童产生兴趣,把语文当成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鱼生活在水中却不知水是什么一样,自然地就驾驭好语文。语文学习首重阅读,除了因为阅读可以启迪一个人的思维外,也因为阅读才可以让人感到文字的魅力,愿意与之长相厮守。

儿童即使不识字,也可以靠耳朵阅读。大人若愿意花时间给不识字的儿童阅读,他们会把所听到的和所看到的文字相对照,逐渐地认字。可以激发一个人想阅读的,是其内容,不是文字本身。

如果是这样,学校的语文课程还要有生字表吗?

《星洲日报·东海岸》07/04/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3】
再穷不能穷教育


社交媒体上频频看到老师投诉当局削减开销,减少非教师的员工人数,导致学校厕所肮脏,卫生不尽如人意,学校安全也面临考验。

这是叫人费解的。去年的财政预算案,不是说教育部获得最多拨款,占19.1%,相等于602亿令吉吗?虽然相较于2018年的616亿令吉少,但就国家当前面对的财务危机,教育的高拨款仍表现新政府重视高素质教育的诚意。可是,如今何以频频传出削减教育开销的事情?

就连教育部长已经宣布保留的9所师范学院,日前也传出财政部再次建议关闭,以降低开销。虽然教育部正副部长都予以否认,但以财政部频频以减少开销为荣的心态考量,上述谣言还是造成人心惶惶。

华社流传一句名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出处不详,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在中国各地传开,相传是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传说若属实,则这句话明显是指向官方:不管国家如何贫穷,政府也不能剥夺人民受教育的机会;生活再清苦,也不能让新生代日后一样的苦。

前朝政府曾经推行复级班计划,要国内少过30名学生的学校把二三年级、四五年级学生合班上课,以降低教育开销。可是减少了上课节数,教师被重新调派,学校要负责的文书工作并未减少,教师的工作量不减反增,如何提供高素质教育?

教育部长曾信誓旦旦地说要聘用教师助理,减轻教师工作负担。可是,很多文书工作是不能假手于他人,倒不如用聘助理的经费扩大招聘教师,降低师生的人数比例,对教育素质的提升更有帮助。

学校的众多杂务,包括保安、卫生,也必须由校工处理。当局不让聘请,学校老师便得兼职,影响教学品质。

我们希望当局本着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精神,重整规划教育开销,加强精明消费的做法,让学校持续提供素质教育给全民,而不是以成功削减多少开销为荣。

《星洲日报·东海岸》14/04/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4】
再苦不能苦孩子


很多人错误诠释了“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含义。他们把本来是对当权者说的话,套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于是处处护着孩子,对孩子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一心就是怕孩子受苦。他们矢言再怎么辛苦,也要给孩子最好的成长环境,凡是障碍孩子前进的,他们都会努力将之扫除。

我不是在这样的“幸福”中长大的。至今我犹记得第一天上学的情形:爸爸安排我坐校车上学。到了最靠近的一所学校,人下车我也下车,却被司机拦住了,我只好讪讪坐下。校车走了好久,大伙儿都下车了,我的学校还没有到①。我是最后下车的,若非爸爸在校门口等我,相信我一定放声大哭了。课间休息时,没有人告诉我该做什么。我便坐在一棵大树下,把妈妈给准备的面包拿出来吃。一位当老师的远房亲戚②过来看我,见我有东西吃便就走开了。

上学第一天的印象,就留下这两个终生受用的经验。回想起来,真庆幸爸爸当年是如此训练我。

今天的孩子,大多由父母亲自载送,校门口还有校工开车门,有些校长老师还要刻意在校门口迎接,以示亲善。课间休息前,坐满食堂的是学生家长;学生出来后,家长让座,站在一旁守候。若学校不让家长进入学校,更会蔚为奇观,篱笆旁站满等候着的焦虑家长,就只怕误了给孩子送食物的时间。

我有些学生更加表现出当母亲的伟大。孩子入学后,她们毅然辞职,当起全职母亲。问她们为什么,说是孩子的童年只有那么一个,要好好陪伴;孩子上学后,更是马虎不得,兼当家庭老师了。

生活不是要靠自己去体验的吗?为什么家长要给孩子铺好前方的道路,乃至替代了他们的位置,档掉本该是他们的生活体验?

孩子是要自己过生活的,今天不让他们吃点苦,日后他们应对生活的能力反而薄弱。不要代他们化解生活中的难题,而是顺应情境教会他们生活。我自己曾经这么走过,我也让我的孩子如此生活。

教过我孩子的老师应该很庆幸,我从来没有到校找他们的茬。不是我怕老师,也不是我怕报应③,而是我更注重孩子如何去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世上不是只有好人,要学会跟不太好的人相处,这才能丰富阅历,体会到真生活。遇到逆境吃点亏,也是一种成长。

我始终相信只有走过才是真实的,走过了才留下痕迹。让生活的痕迹苦乐参半,人生才会平衡。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4/2019
注:
① 当年爸爸给我报读太平华联二校,校址在神庙街,即今天的太平独中。我住青屋区,邻家孩子大多都读校园借用福建会馆的华联三校,一些受英文教育的则男的去St George,女的去Convent。
② 印象中是廖桂芳老师,爸爸叫我称她“桂红姑”的,与董事长廖选芳先生有亲戚关系。
③ 我们在教育界常戏言小心报应。今天你是个不说话、不交功课的学生,日后你就会教到这样的学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5】
他们不懒也不差


教育部长宣布大学预科班学额将从2万5千增至4万个学额,土著和非土著学生比例保持是9对1,引起有识之士的强烈反弹。

“大学预科班”由来已久,早在80年代我读大学本科时就有,不过是大学各自主办。据称目的是让那些土著优秀生提早进入大学修读诸如医学等专业科系,免去大学先修班的年半拼搏和不可知因素的影响。

90年代,政府附顺民意,取消大学招生的固打制,改为绩效制。不过,教育部随即接过预科班课程,在多地开办大学预科班学院(Kolej Matrikulasi)。预科班学生不必考高等教育文凭(STPM)。他们的课程设计、考试制度、考卷批改都直接由大学负责,教育部只负责招生。由于课程直接与大学的课程接轨,国立大学当然优先录取这些学生。据称有70%的热门科系如医学、药剂、牙科、法律的学生来自预科班①。

2017年STPM考生有45,303人,翌年申请大学的有42,655人。也即是说,有94%的STPM考生是符合申请资格的,当中有多少人被录取则没有数据②。如今,增加大学预科班学额至4万,即接近了STPM的考生人数,对我国大专教育,尤其通过STPM进入大学的考生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教育部公布扩大招生后,安华解释这是为了安抚马来社会③。这个解说让更多人对新政府感到失望。扶持弱势是对的,但那是权宜之计,若把它转变为长久之计,则不是国家之幸了。

我在中学教书时,也教过土著学生,他们不懒也不差。而今接触到的马来学生,看到他们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他们的思维和能力,有很大的潜质,甚至超越非土著学生。尤其是那些曾经到过北京留学的学生,思维和视野更为开阔。他们真的需要特别扶持吗?

政策上的不公,只会让受压迫的族群更加有耐力和强大;反之,受到宽待的一群将会如何呢?领袖们不可能不明白,这样一种拐杖政策只会助长一些政治投机者的气焰,让他们更加叫嚣和无止境的索求。这不是建设新马来西亚该延续的迂腐政策。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4/2019
注:
https://ms.wikipedia.org/wiki/Matrikulasi_di_Malaysia
② 根据新闻报道,凭第一志愿被录取进入本地大学的STPM毕业生只有264人,而凭Matrikulasi进入本地大学修读第一志愿的则有2103人,占88.83%。
③ 不是假新闻。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 ... ata-anwar/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6】
不许个性发展的教育


我们的教育理念、办学模式乃至评价方法,都要求整齐划一。如此一来,教育工作者都得按照规定的模板塑造儿童,以期符合规范,达致官方的要求。

这样的教育,无视儿童自身的兴趣、喜好、志向和需求,是一种以成人为本位的霸权表现。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学生的服装、发型,乃至行为,都有一定的规范。犹有甚者,学生学习的内容和方向,都被要求一致:写作文要分多少段,朗读该用怎样的语气语调,教学要服从课标不能逾越,答案要如何写才可得高分……

这样压制学生个性发展的教育,长期下来,不断扼杀学生的潜在力,让国家损失可造之才。何以我们的教育变成如此?追根究底,是我们盲目崇拜工厂流水线使然。

流水线生产模式在上个世纪初启用,百年来被认为是促进工厂生产量的作业模式,不但提高了生产效率,还确保品质的管理。这种作业模式将生产过程按序分工,每个部门的操作也可以通过监管来确定品质,哪里出状况,就从哪里纠正。

学校采用这样的制度后,为工厂提供了大量的人力资源。百年后省思,我们该发现流水线的作业程序,只适用于生产标准产品,并不适合学校。教育要培训的不只是劳力,而是有创新精神、意识和能力的新型人才。学校应致力呵护孩子的创造力,激发和培养具有创新意识的人才,以应国家发展之需。

我国的教育依然迷信流水线生产。教师要对自己的工作日程报告,以方便下一任接手;教师要定时报告工作成果,以便各造了解;教师要被监管,以确保学校的体制健全操作。被物化成工厂的生产资源的教师,莫说无法培育学生的个性发展,自己也因被要求照章行事而失去个性。倘若教师都不能开展个性,我们还能期待什么?

我开始怀念中学时期个性彰显的老师。他们有的是午睡专家,有的爱讲有料笑话,有的爱呼喝,但是他们却是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5/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7】
教育与学术


这个周末我是这样过的:

星期四下午我从立卑开车回关丹。一路上我在构思第二天要给全彭校长的讲座内容。四小时后抵达,我把构思化为讲义,以便一气呵成,有效地传达信息。这一整理,直到凌晨近五点,欧联杯半决赛结束才完成。

星期五早上讲了两个小时的课后,才回家用午餐,过后就沉沉睡去。下午三点起来后再准备儿童阅读推广的讲义,晚上八点要到雪州根登华小演讲。四点半开车出发,抵会场后还来得及吃晚餐。讲座后再驱车去大山脚。午夜一点抵达,第二天要上公开课的老师已久候多时,和他们研课后约三点钟入睡。

星期六早上八点,在威中明德正校为百名教师主持阅读教学研习营。五点结束后,用了晚餐我又驱车回关丹。星期天下午要给中学生上华文课。

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

去年我的博士导师来马,闲聊中他问起我的学术进展,我惭愧地说:“近些年来,我都忙于教育工作,学术近乎荒废,没有再下工夫。”老师却不以为意地说:“没关系啊!这也是一种贡献,还是能把你前些日子学到的具体展现出来,体现你的价值。”

张老师高明,在安慰我之余,也给了我鼓励。的确,人活着的价值就是要有贡献,让世上因为有你而不一样。负笈南京的那三年,我和同门在老师的指导下专心做学问。学术贵在求真,研究古代更得如此,要把学术课题回到那个时代去探讨。我们尝试发掘他人没有发现的问题,也尝试梳理过去没有理清的概念;不一定有结论,但一定要有依据,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做到真实。那三年,我沉浸在学术的研究中,无限享受。这样的学术生命是和现今完全不一样的。

回国后,我无法在书堆里徜徉,好好去思考一个问题了。我到处演讲,重复相同的内容,这是与学术生命相违背的,虽然还可自我安慰说我在负起神圣的任务和使命。

人生就是如此,无法尽如吾意,只能顺应因缘去把握和体会。

《星洲日报·东海岸》12/05/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8】
摒弃教学套路


多年前的庆生会上,学生送我一个最好的生日礼物,他说:“考试局已经发出指示,学生的作文如果是有套路的,不能得特优。”

什么叫套路?如果作文题目是野餐记,开头就写爸爸建议去波德申野餐,大家拍手赞好。一路上有说有笑,还有人放声歌唱。抵达后,找个阴凉的地方,妈妈准备食物,大家玩乐去。傍晚大伙儿依依不舍收拾东西踏上归程。

这是预早设定框架的作文,学生只要依样画葫芦就是。问题是,玻璃市,乃至沙巴的学生也去波德申野餐。明显的,这是学语文,不是用语文学习,并非真正意义的写作。

不让套路作文特优,是要纠正考生背作文的歪风。考试局其后更上一层楼,频频推出出乎预料的考题,改革意愿明显。

学生之所以有套路写作,其实关键还是在老师。我们的教学,往往也有套路,同一个方法可以用在所有的课上。例如一篇文章,先是设计话题带出课文题目,然后默读圈出生字新词。老师跟着逐一带出词语,让学生读准字音、认清字形、了解词义,最后再用词语造句。末了,老师交待学生回家后习字,第二天听写。

若每篇课文都按着套路教,教师肯定越教越没有激情,学生也越学越没劲儿。套路化的阅读课,破坏了文章的魅力,使语文课变得枯燥乏味、面目可憎。君不见华小毕业生对华文生厌的不在少数?

再往深一层想,老师教学的套路化,却又是上层所造成的。文字方面,我们有课标;人力方面,视学、督学、特别教练(SISC+)等更会不忘提醒老师别逾矩。若课标是“阅读与理解故事,了解故事中的角色和情节发展,领会其教育意义”,老师在帮助学生“读懂”故事后,一定要问“XX是个怎样的人”,“你们从这个故事学到了什么道理”?公式化的答案后面,被抹去的却是文本最精彩的写作构思和独特想法。

教学要如何才能去套路化,何时又可以落实教师的专业素养?亲爱的老师,如果您看懂我的文章,请举绿卡,看不懂就举红卡。

《星洲日报·东海岸》19/05/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99】
不一样的公开课概念


友人说:“教育部长指示官员不要只告诉老师怎样做,该直接示范如何教学。看来他也倡导公开课了。”

我的学生曾经调侃过师范讲师说:“不如你到微型小学教一教复级班,尝一尝三十多节和当级任一大堆的工作。你们至多只是进班‘表演’一堂课给你的学员看,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

以上两种说法,其实都不是我们倡导公开课的意愿。我们一再强调,我们的公开课不是作秀,更不是要作为教学典范,让教师们模仿。我们只是提供实际的课例让教师思考,教学要如何做才能更好。

教育部长的说法不是在劝诫官员,而是认定官员比较会教,所以要他们用行动示范。我的学生则是经验主义崇拜者,可惜却不了解经验主义的实义。他的逻辑若成立,老师就当不成了,因为老师不是学生,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真正面对的问题是什么。

“课例研究”是可以提高教学质量的,国际间便有“世界课例研究会”(World Association of Lesson Studies, WALS),每年在各国举办一次课例大会,汇集教育工作者相互观摩,共相切磋①。课例,就是上课的例子,它可以是文字的表达,也可以是具象的表现;国内大多数人疏于阅读文字,比较喜欢看教学实况,因此“公开课”比书面的教学实录更受欢迎。当然,书面的课例和亲眼观摩的课例,在感受和体悟上,还是有差别。

我们于2012年推动公开课时,只以一堂课为范例,课后让出席者针对教学提意见,交流看法。后来发现这并不能有效打开教师的思维,让他们更全面评价教学;公开课成了表演,不是案例。课例研究必然是要多向的,接受不同的声音,并从多个角度去探讨。

于是翌年我们调整为同课异构的模式,让两人上同样的教材,以展现教学的多面性和多元化。评课者以第三者的角度评议两堂课,可以跳出个人经验的局限,更契合教育专业的成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助他人的课将有助打开自己的视野和提升教学能力。

我们坚信:只有具反思力的教师,才能不断提高教学质量。

注:
①:世界课例研究会官方网站(今年的大会在阿姆斯特丹召开):
https://www.walsnet.org/

《星洲日报·东海岸》26/05/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00】
假老外学中文


我有一个朋友,他自小受英文教育,家人都是。他的英文是牛津最高水平的。我的博士论文完成后,论文纲要得译成英文,我找他帮忙。我是学古代文学的,有许多古典词汇,还有好些古籍名称,要译成英文有一定的难度。可是,他做得很好,我的博导的美国友人看了,连连称赞,直呼若非精通中英双语是做不到的。

我多次和他同台演讲,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不是华校生。他的中文说得很流利,就连讲义也是他自己准备的。当然,讲义是后期电脑普及后才做得到的,30年前我们一起出外演讲,他是无法提供讲义的,因为他不会写汉字,一直到今天也是。

这样一个“假老外”驾驭中文的故事,给你什么启示呢?

上个星期天,我们听日本教授演讲,她提出一个发人省思的个案:有个日本孩子,创作能力很强,可以写出很好的小说。可是,他的语文成绩却频频不及格。学校老师就此事讨论,最终大家还是一致认定要遵循语文学习的要求,不能接受他跨越识字写字的基础表现。教授无限感慨地说:“这样的孩子要承受多少压力,天份要承受多大程度的打压啊!”

世界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在2000年发动学生能力评估(PISA)时,就表现出超前的视野和远见。他们一改传统的重视知识测试,而重视测评学生的素养。比如数学测试,考的不再是解题的能力,而是能否灵活运用数学知识,解决各种现实问题。语文更加是如此,他们不再停留在过去重视种种语文表现技巧的层面,而重视通过语文开展的思辨能力。所以PISA测试是各国翻译为自己的语言进行的,当局没有指定语文。

我国虽然于2009年参与PISA测试,对这些核心的改变却不敏感,认知依然停留在上个世纪的思维。掌权的一再强调英语的重要,教学的一再重视语文基础知识的传授,让识字和写字能力凌驾在思辨能力上,就说明我们没有与时并进。这样的教育实施,莫说无法真正栽培人才,就连PISA测试成绩恐怕也难以提高。

《星洲日报·东海岸》02/06/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01】
一切还得靠坚持


提到“风骚”一词,大多数人便会心一笑,脑子浮现的是举止轻佻的妖艳女郎。如果只是这样理解这个词,我们就看不懂清代赵翼所说的“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了。

这关系古今词义的转变,而且是360度的翻转,词义从褒义变成贬义。《宋书》沈约谈到南朝文风,提到从汉代至魏,文体虽多次转变,“莫不同祖风骚”①。意思是说400年来文风虽然多变,但始终离不开《诗经》的“风”和《楚辞》的(离)“骚”。

《诗经》是北方文学的代表,三百首分为风、雅、颂三类。其中以采自民间的歌谣“风”最具代表性。《楚辞》是南方文学的代表,以屈原的《离骚》最具代表性。“风骚”代表着的是南北文学的最佳之作,“领风骚”当然是崇高的赞誉。

值得注意的是十五国风都是不具名的作品,楚辞却是个人的创作。屈原是中国第一位诗人,从他开始,中国才有以文学著名于世的作家出现。

中华文明视黄河流域为发源地,历史和文学都注重北方。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代表着当时北方中原的文化。同期的史籍记载外交辞令,常出现“诗曰”一词,可见当时的人若不读过《诗经》,不会引用几句还真不行。这样的氛围下,南方却崛起一位足以改写文学史发展的大诗人,不可不说是奇迹。

屈原受到后世的赞誉极高,刘勰说是“衣被词人,非一代也”②。他的作品充满浓厚的浪漫主义,且开创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的一种新文风、新文体。“感情激越,热烈奔放,多写个人情志与想象”是他的创作风格,甚至不避“兮、些、只”等词,使他的作品韵律有别于北方的传统文学。

恰逢端午,大家在缅怀这位伟大的诗人的当儿,不该把目光停留在“爱国”和“粽子”之中,该想想“第一诗人”毕生的坚持如何换来后世的辉煌,会更有实质价值。

你坚持了什么?

注:
① 《宋书列传27·谢灵运》:“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辞人才子,文体三变。相如巧为形似之言,班固长于情理之说,子建、仲宣以气质为体,并标能擅美,独映当时。是以一世之士,各相慕习,原其飚流所始,莫不同祖风骚。”

http://www.guoxue.com/shibu/24shi/songsu/sons_067.htm
② 《文心雕龙·辨骚》:“故骚经、九章,朗丽以哀志;九歌、九辩,绮靡以伤情;远游、天问,瑰诡而慧巧,招魂、大招,耀艳而采深华;卜居标放言之致,渔父寄独往之才。故能气往轹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自《九怀》以下,遽蹑其迹,而屈宋逸步,莫之能追。故其叙情怨,则郁伊而易感;述离居,则怆怏而难怀;论山水,则循声而得貌;言节侯,则披文而见时。是以枚贾追风以入丽,马扬沿波而得奇,其衣被词人,非一代也。”最后一句白话译文作:之后的枚乘、贾谊追随他们的遗风,使作品写得华丽绚烂;司马相如、扬雄循着他们的余波,因而作品具有奇伟动人的优点。可见屈原、宋玉对后人的启发,并不限于某一个时期而已。
http://www.guoxuemeng.com/guoxue/6858.html

《星洲日报·东海岸》09/06/2019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