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小作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4月25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成就每一个孩子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在1983年提出的多元智能理论(The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为许多国家的教育课程改革带来积极的影响。

这套被誉为「哥白尼式革命」的理论在2000年初开始受到我国教育部的重视,並专门为此出版了一本教学指南,成为小学综合课程修订(Semakan Kurikulum Bersepadu Sekolah Rendah)的培训內容之一。可惜的是將近20年过去了,我们到底还是没办法像哥白尼一样,撼动大家对教育的看法。

倡导多元智能理论,不表示老师得另外给孩子安排不同的课程。在要求以「塑造在智力、情感、心理和生理各方面都能平衡与和谐的人」的《国家教育哲理》指导下,我们的小学课程已涵盖交际,精神、態度和价值观,人文,科学与工艺,体育与美育和自我完善六项已能兼顾各项智能发展的领域。

只要我们不让有没有考试来决定一个科目的地位,导致教学偏向语言智能和数学逻辑智能,而边缘化美术、体育、音乐、道德科目,就不会破坏孩子发展各项智能的机会,让在音乐、运动等智能上有特异表现的孩子均能受到重视。

谈到尊重个体差异,让孩子都能发挥所长,也不表示拥有音乐才华、运动等天赋的孩子就可以不必把语言科目、数理科目学好。小学是给孩子未来发展打下基础的教育,倾向从多方面开发孩子的不同智能,发掘不同的潜能。哪怕以后要成为舞蹈家、音乐家、画家,也不能没有基础知识与技能;而要成为医生、工程师的,也不能缺乏人文素养和审美情趣等。

为此小学阶段的考试不在于选优汰劣,而是协助衡量孩子各项智能的发展水平,给他们提供继续努力的方向。学校应给不同稟赋的孩子提供成功的机会,让他们都能发挥所长,找到方向,建立信心。而不是一味用只能测试一两项智能的评估方式,让少数孩子获得肯定,却叫更大部分孩子深感挫败。

我们都过分迷信考试,以为没有考试没有评比,就没有学习的动力,殊不知能够自我实现的满足感、成就感才是更持久的驱动力。在孩子人生的早期阶段,就让无法全面反映孩子智能的方式来扬优抑劣,仅突出在语言智能和数学逻辑智能佔优势的孩子,却让更大部分孩子过得垂头丧气,实在不人道。当年三个孩子在欧洲求学时,其实也常有考试,但却因为不算总分数、总平均,也不排名,仅以数字1-5为等级来標示每个孩子对各科目的掌握程度,而让具有不同智能倾向的孩子都能按照自己的步伐,更自信地成长。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5月10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小学电脑班

教育部于上个月中发出通令,禁止全国各源流中、小学,把收费外包的电脑班纳入正课。就像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作业簿禁令一样,华小电脑班外包早已不是新鲜课题。近年来几乎每隔一段时日,就会因为有家长投诉而掀起风浪,引发争议,但从未获得解决。

这次通令一出,有家长大表支持,也有家长力图阻止。在这两极化的反应当中,相信有更多家长只是按月缴费,却不明就里,反正多学无害,更何况这是经由校方特许,公然引进课堂的。

大家都知道进入信息时代,学会使用电脑很重要,但这是否表示若不将之包装成一个“学科”,当作一门“知识”来传授,孩子就无法学会?美国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极具讽刺性地指出:“教育的最大毛病,是把学科看做教育的中心。不管儿童的本能、经验如何,社会的需要如何,只要成人认为一种好的知识经验,便炼成一块,硬把他装入儿童心里面去。”
为了探测儿童学得如何,帮助他们记得更牢,教学之后还不忘安排考试,把各项应用程序化作文字,让学生进行笔试。时用则存,不用则亡,常使用电脑学习或工作的人都知道,我们对于电脑各项功能的掌握都是在特定任务的驱动下,因为需要用到才学会的。脱离实际的学习任务,让孩子把电脑技能当作独立学科来识记,又有什么意义呢?

谈到电脑,说起网络科技,特别容易唬人,大家都担心不学电脑,孩子会跟不上时代,失去竞争力。忽略了对于小学生来说,读写能力才是更重要的基本功。台湾PC home创办人詹宏志就主张小孩10岁前不要让他们碰计算机(电脑),而是先培养阅读习惯,养成逻辑、独立思考的能力,否则即使透过网络找到许多数据,也不过是一堆没有连贯性的文字。一旦习惯了快节奏的事物,要他们静下来读书、做事,就很难了。

距离电脑网络科技越远的人,似乎就越担心孩子没尽早学会电脑会吃亏。反倒是许多科技中人一点也不着急,像比尔.盖茨就不让他三个孩子在14岁前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和电脑专家克利夫•斯托尔在家也都限制孩子使用科技产品。克利夫•斯托尔曾不留情地批判:“不要以为在学校设置电脑教室,接上互联网一定能发挥正面的效果”。他批判美国许多学校,不分青红皂白地砸重金买电脑、架网络是本末倒置,错把科技当成了教育问题的万灵解药。我们的又如何呢?实在不能不思之慎之而行啊!
上次由 旅人 在 17-03-19 周日 2:57 pm,总共编辑 1 次。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5月23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尊重教师专业自主权

今年的教师节主题为“教师是教育转型的推手 (GURU PEMACU TRANSFORMASI PENDIDIKAN)”,说明了教师是教育转型的核心力量。
政策层面的改革固然重要,但尚需有前线教师的贯彻落实,才可能成事。单靠由上而下发布行政命令,而无意识上的醒觉,终将沦为声势浩大的“叫改”,而看不到“教改”。这有先例可考,根据加拿大著名的教育政策研究专家迈克•富兰对世界多国教育改革的追踪研究,发现不少由政府强力推行的教育变革,总是轰轰烈烈开展,最后却无疾而终。

说实在,我们的教育从未缺乏愿景,对于外面世界的变化,还有推陈出新的各种教育理论,也不乏敏感度。可惜常是雷声大,雨点小,终究只是热热闹闹走过场,效果甚微。为什么会这样呢?在我看来,教师缺乏改革动机,感受不到自己在这过程中的角色与作用,只是无意识地照章行事,被动接受改革是其中一个要因。

为此谈转型,谈改革,不能只有政策或方法上的改变,而忽略思想上的变革。激发教师的内在动力,激活教师的主体意识,把“要我做”变成“我要做”是推动改革的重要前提。要建构这样的意识,须从尊重教师的专业自主权开始,减少不必要的管控与检查,让教师拥有更宽松、自由的伸展空间。外来的管理力量越大,教师的自主意识越薄弱,变革创新的能力也就越低。长期处于受支配地位,已习惯根据命令行事,处处受到监督与约束的教师,在丧失专业自主权的同时,也将一并失去专业的尊严与自信,不再有自我发展的动力与接受改革的勇气。久而久之,将产生职业倦怠感,但求敷衍塞责,或索性选择逃避。

教师对自身职业价值的认同感越高,所收获的幸福感也就越多。作为直接面向人,以协助个体发展自我,完善自我为主要目的的工作,教师的生命价值主要透过教学工作来体现,而课堂是教师幸福感的主要泉源。为此应尽力减少教师的非课堂教学任务以及无实质意义的官方活动,让他们可以把更多时间与精力花在教学,花在与学生成长相关的工作上。只有体会到自身工作的价值与意义,才可能把社会对教师的期望转化成自我发展的动力,以更积极、正面的态度去面对时代变革给教育带来的挑战。

今年的教师节氛围与过往不太一样,举国上下仍沉浸在迎接新政府的高昂情绪当中。换了新政府,迎来新的教育部长,真心期待能为教育注入新的气息,让教育回归本原,让教师重新找回教学的热情。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6月7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教改,我们准备好了吗?

新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为搜集民意而设立的意见平台,在短短两天内就收到1万1000个建议,这还不包括设法透过手机简讯和面子书发声的,可见教育改革已成人民迫切的心愿。大家都热切希望新教育部长能有所作为,把马来西亚教育带往更好的方向。

能够实现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政党轮替,靠的是民众一人一票,源于基层强烈想要改变的决心,证明了改革的主要力量是由下而上的。教育改革,同样无法只透过教育部长由上而下发号司令来实现。只有当民众、老师、家长都真正有了内在的觉醒,才可能形成一股力量,带动新的发展。改革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在心态上都已做好准备了吗?让我们看看过去人们面对教育改革的反应。

我们嚷着要改革,要素质教育,但当教育部配合21世纪教育发展趋势,推出“小学标准课程”(KSSR)时,却有不少人埋怨课程太深、课文太长、试题太KBAT. 教育部倡导KSSR,大家却更在意UPSR,依旧让孩子沿用KBSR的方式来勤练苦练,进行题海战术。一边控诉孩子书包太重,学习压力太大,一边却又不断把孩子往补习班里送,并把矛头指向“考试”。而当教育部建议用校本评估逐步取代统一考试,又有人感到无所适从,担心没有划一试题、标准答案,会出现偏差,无法反映孩子的真实水平;担心没有考试,没有竞争,孩子会失去学习的动机、奋斗的目标。为了加强考试科目,我们甚至不惜牺牲学生上音乐、体育、美术课的课时。

我们嚷着要改革,要摒除刻板、僵化的填鸭式教育,但当教育部宣布严厉执行2000年小学作业簿使用指南通令,却有不少人提出抗议,抗议没有了作业簿,老师会无所依附,学生无所事事,对学习不利。

我们嚷着要改革,要摒除应试教育,但却不愿舍弃评比。当教育部建议取消能力分班,马上有人揭竿抗议,担心教师会很难教,资优生会失去优势,名校会失去光环。当教育部禁止校方对外公布UPSR成绩及大肆奖励,也有人发声抗议,认为考取好成绩就理当得到肯定,不该扼杀大人奖励孩子的机会。

在这一波又一波的反对声浪中,让人不禁质疑:我们对于素质教育的向往,会不会只是像叶公好龙?选择改革意味着必须有所舍有所弃,舍弃旧有的思维与心态,舍弃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走出安稳、熟悉的舒适区,有时甚至必须忍受“阵痛”。而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6月21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孩子需要电脑课吗?

华小电脑班的课题闹纷纷扰扰多时,主要的争议集中在“纳入正课”,强制“收费”,还有”外包”的问题上,至于有关课程设置方面的讨论反而不多见,可见大家都认为让孩子学会使用电脑很重要。问题是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当电脑、智慧型手机已大幅度进入寻常百姓家,几乎成为人们的日常必需品时,我们还需要像电脑尚未普及的80年代,给孩子特别开设电脑课程吗?而且还长达六年之久。

在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电脑的时代,要学习电脑的确不容易,既需要有人提供设备,还得有专人指导。记得自己在80年代末初上电脑课程时,单是开启电脑都得经由老师特别指导,练习个好几回。随着科技的进步,电脑的功能虽然越来越多,内部的结构也越来越复杂,但操作方式却越变越简单,越来越人性化。遇有不懂的地方,可按“求助(help)”键寻求解决方案,也可上网求助。在电脑操作方式已变得非常简易(user friendly)的时代,孩子们是否必须经由大人开班授课才能学会使用电脑?“云端学校”创始人苏伽特·米特拉博士所进行的“墙中洞”实验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他在印度多个偏僻地区的墙洞中放置电脑,三个月后回去,发现原本不懂英语的孩子们竟能无师自通学会了英语,还掌握了生物、遗传学等知识,证明了孩子是有自学能力的。

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电脑的功能越来越广,这也是为什么教育部在2011年创立有关课程时,不将之称为“电脑课”,而把它命名为“信息与通讯技术课程”的缘故。在争取电脑班之前,不能不先审视这不同名称所涵盖的意义。进入信息时代,学生所需要的不单是电脑知识与技能而已,更重要的是能结合网络技术,把电脑作为学习的工具,学会搜寻、筛选、处理、应用信息,并根据所获信息主动建构知识,利用信息解决问题,拓宽学习渠道。要落实这一点,必须突破传统的教学模式,让信息技术与学科整合,构建出新的学习模式。这意味着教学方法、作业布置方式、互动方式、评价方式都得产生相应的变化,而这必须从教育观念的改革出发,不是靠设立电脑班就能解决的。

许多国家如德国、日本、韩国、香港,一般都在中学阶段才开设独立的信息技术课程,至于小学阶段更注重与其它学科整合,让孩子透过其它科目来学习。电脑科技只是服务教学的工具,强调独立设科,偏重知识传授或技能教育,却无法整合到日常的学习当中,对老师和学生来说,多个科目只是徒增负担。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7月5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成绩排名损害学习乐趣

学习后考试,考试后计分,计分后排名.....对我们来说,都是自然不过的事。孩子们打从入学,有了第一次考试,就开始按照成绩被排名、归类,由成绩册上的数字来定位,告诉他们在班上,在全级排第几。我们都知道考试是评估学习成果的手段,但排名的意义又何在呢?有人说能给孩子更客观明确的定位,激励他们力争上游;可以让家长知道自家小孩与其他人相比,处于什么位置,更客观地掌握孩子的学习表现。

透过排名方式,让学生知道自己超越多少人,又落后多少来激发学习动力,或能发挥一定作用,但相对于学生的学习与成长而言,却是得不偿失的。排名在前的带着可能被超越的压力拼命往前跑,排名在后的则带着被标签的挫败感在后追。试问这样的学习会有乐趣吗?基础教育是激发学习兴趣,培养学习能力,建立自信的重要阶段。为了排名,而扭曲了教育目标,让大部分的孩子输掉兴趣与自信,值得吗?

要让孩子知道自己的学习表现,让家长知道小孩有没有达到学习标准,在同侪中处于什么位置,排名不是惟一的方法。可以透过公布各科的班级平均分数,公布全级各等级分数的百分比人数等方式来达成,如共20%学生得90分以上,26%学生的得分介于80—89之间.....与依赖分数来排名相比,这样的方式不是更具参考价值吗?

小学属于义务教育,并不需要利用考试来选优汰劣,为此考试的更大意义乃在于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诊断学生的学习问题与需要,以便更好地实施教育。有了排名,容易让人们只见分数,看不到分数背后所蕴藏的讯息,使教育趋向追逐名次、改善排名,而非解决学生的学习问题上。

透过多元智能理论,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强项与弱点,每个孩子的发展速度也不一样。对于各项潜能仍有待开发的小学生,有必要这么快就给他们排名、标签?这样做,公平吗?要知道考试只是评估的一种手段,不是所有教育目标都能靠考试来衡量,许多重要的品质如批判思维、独创精神、合作能力等恰是考试无法检测的。

要落实素质教育,评价方式务必趋向多元化,摒弃将学习和学生简化成数字的粗暴做法,除了“总结性评价”,还应有“形成性评估” ,即在教学过程中随堂进行的形成性评价。KSSR推行后所倡导的校本评估属于后一种,强调“不相互比较学生与学生之间的表现,只是以表现标准为参照,评价学生的学习表现”。只可惜8年了,”学生作为社会上的一个独立个体,他们的能力、性向、天赋、技能和潜力,必须在没有和其他人相比的情况下,获得公平、公正的评价”仍然是我们课程纲要中一段静默的文字,现实中的我们依然在考试、分数、排名中打转.....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7月19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用母语学习对儿童最有利

有朋友问:听说华小课程很难,我担心孩子跟不上,所以考虑为他报读国小。反正现在很多国小都有开办华文班,孩子也一样可以学到华文,不是吗?

要让孩子进入什么源流学校,接受什么教育体系,是个人的选择与权力,无可争议。但是如果仅把华小看作是个可供孩子学习华文的地方,那就有问题了!目前我国的三大源流学校即国文小学、华文小学、泰米尔文小学的主要区别在于教学媒介语。究竟要把孩子送往哪个源流的学校,要考量的真的不只是多学一种语言那么简单。打个比方,如果我想让孩子学习泰米尔文,只要报读泰米尔课程就好了,不一定得把孩子送进泰米尔小学。因为在泰米尔小学,泰米尔文不只是单项存在的语文科,而是学习一切学科(国文、英文除外)如科学、数学、道德教育等的媒介语,是学习其它一切知识的语言。选择入读国小或华小者的情况也一样。

有人认为要让孩子更深入地掌握另一种语文,把他丢入相关的语言环境是最好的做法。这个说法想来也没错,但意味着孩子所面对的挑战也更艰巨,因为使用所熟悉的语言学习,将可直接进入大脑,使用第二语言来学习的话,则还得先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切换,才能理解。对于少数资优的孩子,可能不成问题,但对于更大部分的孩子来说,都得饱尝鸭子听雷的挫败感,信心与自尊很难不受打击。有许多研究证明让儿童以自己所能理解的语言来学习,效果最好。反之非母语教学会对学童特别是贫困儿童的学习产生负面影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因而强调基础教育必须以母语为教学媒介语,并强烈呼吁世界各国的教育政策,应确保包括少数族群语言使用者在内所有学习者,都能够以他们所懂的语言接受教育,以便为所有人建设有尊严的未来,为国家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究竟该让孩子读什么源流的学校? 除了经济价值、文化传承等方面的考量,别忘了更人道地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慎重地想一想:利用哪种语言学习对孩子最有利? 允许多元语言教育存在,让多源流学校共存,是实现高素质全民教育目标的重要途径,也是国家开明、平等、公正、进步的象征,是值得引以为傲的教育资产。因为担心影响国民团结而主张单元语言教育,无视存在已久的多元语言教育优势,这不是在开时代倒车吗?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8月2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阅读需要有大人为榜样

新政府刚成立不久,首相马哈迪医生宣布将兼任教育部长时,面对媒体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由我来兼任教育部长,因为很多人没有读书”。不确定当中的“很多人”是否指向内阁中的部长人选。能肯定的是“没有读书”绝非指没上过学,没受过教育,而是毕业后就不再看书,识字却不阅读。

随着义务教育的全面推进,上学读书已成了每个国民的基本权利,可惜的是阅读风气并没随着就学率、识字率的提高而上升,正如中国作家郑渊洁所嘲讽的“学校最误人子弟的事,是让学生误以为拿到文凭就毕业了”。许多人读书只为了应付考试,因为考试才被逼读书,在这种情况下,读书形同压力与负担,乃至梦魇,一旦离开学校,又怎能不像脱离苦海一样,逃之夭夭呢?

有趣的是这些小时候被逼着阅读,毕业后就不再阅读的大人,却又把阅读的期望投注在孩子身上,希望孩子能爱上阅读,养成阅读的好习惯。忘记了孩子是看着大人的身影长大的,习惯的养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靠耳濡目染,而非耳提面命。在阅读这件事上,孩子一样需要有懂阅读、爱阅读的大人给他作为榜样,让他们跟随着一点一滴学习模仿。当周遭的大人都不阅读,又该如何让孩子相信那是一件有趣、美好的事呢?而一个不爱阅读,缺乏美好阅读体验的大人,如何吸引孩子进入文字世界?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不久前表示,教育部冀望在2030年把大马打造成全球最喜爱阅读的国家,并表示将与其它部门合作,在两年内启动国民阅读运动,以比较激进的方式鼓励国人阅读。不清楚教育部将采取什么措施,也对所谓“激进”的方式深感好奇。只是若能把阅读当作全民运动,而非把它当作学校的事,孩子的事,并让大人们躬先表率,而非像过去一样只顾着扮演叫孩子阅读、管孩子阅读的角色,这无疑是进步的。

当大人都爱阅读,人人都在阅读,孩子自然会把阅读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成人的阅读不纯粹为了孩子,不仅是为了以身作则,给孩子做榜样,也为了自身的幸福。在这个知识迅速折旧,讯息快速翻新,需要终身学习的时代,成人也需要不断阅读,才能与时并进,避免被时代淘汰,沦为联合国所定义的新文盲!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8月30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阅读不可太功利

在最近的一场儿童阅读营中,有小朋友反馈,最喜欢的环节是“持续默读”(Sustained Silent Reading ,简称SSR),因为平常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事物打扰,很难真正拥有一段可以完全不被干扰,只供专注阅读的时间。

“持续默读”的概念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出现于美国,是公认有效的阅读培养方式。目前,除了欧美,也在日本、韩国、台湾、中国等地受到普遍的重视,有些学校甚至把它纳为课程的一部分。除了SSR,也有人称之为DEAR (Drop Everything And Read)、DIRT (daily independent reading time)等,是属于自由自主阅读(Free Voluntary reading)的其中一种方式。阅读时间的长短主要根据对象的年龄和阅读水平而定,儿童阅读营中的“持续默读”,一般由15分钟开始,再循序渐进,依次增加5到10分钟,最后可长达30-40分钟。在这之前,会先由大人给孩子介绍书本、讲述故事,进行“荐读”工作。孩子们听完故事后,便可自由选择想看的书,然后随着轻音乐慢慢进入文字世界,展开阅读之旅。没有规定必须看什么书,也不要求写阅读报告或应付考查,只是为了阅读而阅读,单纯享受阅读的乐趣。

不明就里的人常会好奇:让孩子自由选书、自由阅读,真的可行吗?没有具体的要求与特别指导,只是让孩子静静捧着本书默读,能期望他们读出什么来呢?为此许多学校在进行晨读活动时,都对学生所阅读的书籍有所限制,一般都要求阅读与课程直接相关,估计有助提高学习成绩的读物如参考书、作文范文等。大人们习惯把焦点放在“有效”与“有用”上,忽略了对孩子来说,“有趣”才是更重要的,特别是对没有阅读习惯,未曾体验过阅读乐趣的孩子。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孩子并不会因为知道阅读很重要而爱上阅读,除非你让它从中感受到了乐趣。没有人知道哪个故事哪本书会成为点燃一个孩子阅读兴趣的火苗,为此学校的藏书务必多样化,才可能满足不同孩子的不同需要,提高孩子遇上喜欢的书的机率。愿意腾出时间让学生进行晨读的学校,已踏出了极为重要的一步,这样的用心值得肯定与嘉许,冀望在书本的选择上,也能让孩子拥有更大的自主空间。统一书目,强制阅读容易带来反效果。先减少阅读的功利性,才能让孩子品尝到阅读的快乐,而只有当孩子感受到了阅读的快乐,才可能爱上阅读!
旅人
帖子: 643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8年9月13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节日需要有仪式感

甫踏入农历七月,就可看到月饼竞相上架了。传统的豆沙莲蓉金腿,新研发的榴莲猫山王、燕窝、草莓芝士等,玲琅满目。口味越来越丰富,制作越来越精细,包装也越来越精美,唯独过节的气氛不比从前。

现代的儿童还会期待过中秋节吗?可向往提灯笼,吃月饼?是否知道中秋节的由来?可听过嫦娥玉兔的美丽神话?

在物质匮乏,生活纯朴,娱乐活动并不丰富的时代,中秋节是叫足以叫孩子们期待的。因为可以吃月饼、提灯笼、参加月光会,让平淡无奇的日子可以过得和平常不一样。经典名著《小王子》把这“使某一天与其它日子不同,使某一刻与其它时刻不同”的特别日子、特别时刻称为“仪式感“。

“仪式感”让某一天,某一个时刻可以暂时跳脱熟悉的节奏,显得与其它日子不同,而弥足珍贵。它让人们在能够在千篇一律的日子里有所期待,收获不一样的幸福感。只是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生活方式的改变,吃月饼对今天的孩子来说,已是稀松平常小事,灯笼也不比电子产品有吸引力。如此一来,中秋节与平常的日子便没什么两样,没什么可期待了。面对这不可逆转的时代洪流,我们该如何利用“仪式感”给孩子带来不一样的情感体验,让他们感受传统节日的意义呢?我想除了吃月饼、提灯笼等形式上的沿袭,还必须有情感上的连结。

现代人的生活紧凑,大人小孩各有各忙,一家人能够相聚共享天伦的时光遂变得不可多得,显得特别珍贵。在象征月圆人团圆的中秋夜晚,如果父母愿意以对待“仪式”的心情慎重看待,把它视为家庭团聚的重要日子,暂时避开一切俗务的干扰,全家齐聚一堂赏月、吃月饼、点灯笼、给孩子讲讲有关中秋的故事。这样的夜晚便有别于其它夜晚,有了不一样的“仪式感”。年复一年,它会慢慢烙印在孩子心中,成为童年成长的美好记忆,为往后的人生打下幸福的底色。

传统节日是民族文化、价值、情感的重要载体,而仪式则是传承与展现民族文化记忆的重要形式,与“我是谁”,”我来自哪里”的身份认同问题有关。文化传承不能单靠口号,只有先让孩子透过家庭所营造的“仪式”感受到传统节日的温馨气氛,才可能进一步体会这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涵,产生文化归宿感。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