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国祥℡痴且狂

网罗天下好文章,与您分享名家笔下的风采。

版主: kuanghong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干国祥老师
南明教育总校长
全人之美课程总设计

“法情”征得干国祥老师的同意,在此转载他的文章。
干老师的微信公众号是“痴且狂”,有兴趣的可以前往浏览。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昨天,在微信看到周益民老师说:“两只小鸟,一个视给予安全的罩子为囚笼,一个却将笼子视作安全的家。可能没有对错,只是价值取向。”
干国祥老师看了回应:“一个很棒的话题,选择做一只笼中鸟,只是价值取向的不同,并非错误吗?”
发人深省的话题。
干老师今天便写就此文:

https://mp.weixin.qq.com/s/nG3X7AvDSDZDw2O5vNXQUw

选择做一只笼中鸟,是不是我的自由
13-11-2019

《囚鸟》歌词
十一郎词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
不知还有谁能依靠


周益民兄一篇《两只小鸟》,又把一个重要话题翻出来呈现在我面前:鸟或者人,是否可以选择做一只笼中鸟?

对我而言,这个话题肇始于郭初阳兄十多年前的初中语文课堂《珍珠鸟》,他第一次态度鲜明地提出了对文本所暗含的意识形态的批判:文人潜意识里,依然渴望被君王豢养!

于是,一篇温情脉脉、温馨感人的文章,突然被撕开了面具,暴露出“意识形态”对读者的塑造。

这是堪称典范的解读实践,当然,这是一种可以冠名为“解放的解释学”的解释范式,还有其它的解释范式可以选择,比如我比较喜欢仅仅作反思、理解,而尽可能不作出评判,尤其是不作出道德和政治评判——可能是我对自己的道德与政治也并不那么确信吧。

当我们对乐意做笼中鸟的人类同胞作出批判时,我们不得不同时作出两个确证:确证自己选择了做一只自由鸟,并愿意为此承担代价;确证做自由鸟在道德义务上是高过做笼中鸟的。

我们发现这两点都非常难:只要我们还安然生活在制度、文化里,愿意为安全让渡部分自由,我们就一定程度已经选择了做一只笼中鸟,比如,加入义和团,加入某宗教,究竟是因为自由还是因为安全?

第二点就更为困难了,这涉及到哲学层面的讨论:什么才是鸟或者人的本性?一种在驯养中会消失的能力是否称得上本性?一只从小生活在豢养环境中的鸟,是否豢养的环境才称得上是它的自然——就像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是否城市生活就是他们的自然?

如果一种文化已经让你习惯了如此这般,比如服从领导,遵守严苛的规则,那么你的遵守是不是应该被批判?应该作反叛?

电影《黑客帝国》对此作了深刻的检讨,那些从小在虚拟母体中成长起来的人类,他们是否应该像主角们那样背叛母体,去荒野中追寻自由?

电影的回答是复杂的:它让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类继续生活在黑暗中,它允许启蒙者想方设法去唤醒更多的人,它允许觉醒者选择跟随启蒙者离开母体,或者选择继续留在母体把梦幻当成生活……

这其实就是今天文明社会的基本态度:自由的追求只对个体自己而言,可以作为生命的最高价值,却不可以用它来苛求别人,当成别人的最高价值;尊重每一个个体的自由选择,而不管它是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安全或者自由;对剥夺别人自由、剥夺别人选择权的,应该加以批判、抵制、反抗;对捍卫、赠予别人自由的,应该给予尊重、景仰。

那么这些原则从哪里来的呢?

仔细琢磨一下,其实就是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八个字的落实。

似乎这个问题,依然对我保持着开放,而并没有完全的、确凿的答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JD0tWeg8P5UXDCFLPgPx6Q

盘古的斧头从哪里来?

小学教材《开天劈地》是这样讲述盘古开天地的故事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和地还没有分开,整个宇宙混沌一团,像个大鸡蛋。有个叫盘古的大神,昏睡了一万八千年。一天,大神醒来,睁眼一看,周围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一使劲翻身坐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大鸡蛋”裂开了一条缝,一丝微光透了进来。大神见身边有一把板斧,一把凿子,他随手拿来,左手持凿,右手握斧,对着眼前的黑暗混沌,一阵猛劈猛凿,只见巨石崩裂,“大鸡蛋”破碎了。轻而清的东西冉冉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沉,变成了地……

任何故事都是被构造的,真实与否是一个并不最重要的维度,绝大多数精彩故事都是虚构的,而且因为是虚构的,所以我们才爱听。

但我们却要求虚构的故事要符合某种神秘的逻辑,符合常理。譬如我们可以容忍盘古在蛋里,但是我们却不能容忍盘古穿着衣服在蛋里孕育——这衣服又从哪里来的呢?

其实大多数人知道蛋如何孵化出动物:蛇,龟,鳄鱼,鸡,鸭,天鹅,都是从蛋孵化而来的,没听说出小鸟孵化出来的时候,穿着什么衣服,带着什么武器。

也就是说,盘古开天地的神话,一定要联系爬行动物与鸟类的孵化,尤其是蛇类的孵化,要从同样的过程,同样的逻辑,去想像天地和生命的孕育、孵化。

既然如此,那么盘古的斧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答案是:不是被上帝安排在那里的,而是被忘记了蛋孵化过程的后人添加进去的。

现存最早的盘古神话的文字记载,是三国时代的《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注意,这里说天地混沌如鸡蛋,没说天地就是一大鸡蛋。原文用的是比喻,但后世在转述和翻译中,最糟糕的一种就是把它翻译为鸡蛋,于是,就有了蛋壳,就需要考虑如何破开这蛋的硬壳。

另一个较早的文字版本,强调的不是盘古的开辟,而是盘古的化生。可以这么说吧,前一种版本强调了天地的诞生,这一个版本强调了自然万物的由来。《五运历年记》:元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注意,这个版本里不需要造人的女娃,因为黎甿就是黎民,我们就是盘古身上的寄生虫——实话实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人类由来说了,到今天,我们依然是伟大的寄生虫。

不说这个,回到斧头。

我开始以为,这应该是已经不再观察鸡如何从蛋里孵化而出的现代编辑干的又一件好事,结果一查,发现还真是冤枉了他们。这个改写,至少从明代就开始有了。

明代周游《开辟衍绎》:天地合闭……就像个大西瓜,合得团团圆圆的,包罗万物在内,计一万零八百年,凡一切诸物,皆溶化其中矣。止有金木水火土五者混于其内,硬者如瓜子,软者如瓜瓤,内有青黄赤白黑五色,亦溶化其中。合闭已久,若不得开,却得一个盘古氏,左手执凿,右手执斧,犹如剖瓜相似,辟为两半。上半渐高为天,含青黄赤白黑,为五色祥云;下半渐低为地.亦含青黄赤白黑,为五色石泥。硬者带去上天,人观之为星,地下为石,星石总是一物,若不信,今有星落地下,若人掘而观之,皆同地下之石。

这个版本中最有意思的,就是科学考证的掺入:用天上落下来的陨石,才印证盘古故事的可能性。事实上,现代编辑们大多执这样的叙事观、世界观,所以他们编辑的故事,总有一些相似之处:丧失了原初的素朴,添加了许多自以为必要的解释,结果呢,添上去的解释却留下了更多的漏洞。

现在,他们至少留给我们留下了这些难题:是谁制作了这把斧头?它用什么材质制作?它按什么样子制造?假如当初是一个大鸡蛋,那么开天辟地之后,蛋壳哪里去了?斧头又到哪里去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hcutXKQ7Ed4CCw7diwc5EA

青春的热血无关正义

原标题《香港大学的五四青年节》是昨天打下的,今天早上就读到了一篇《香港中大校长公开信和香港警察致港中大校长书》的微信,微信的标题还附加了一句话:“你支持谁?”

我支持谁?仿佛这件事的错对取决于网民的投票,但这不是在用投票决定真理,我们也不是那些冲动的年轻人,一触犯自己的“自由意志”,就觉得对方一定是邪恶与谬误,反抗就一定是真理——对,这是一种年龄病,历史上无数次重复过,和是非错对无关,和所谓真理以及群体心理有关。

这种力量掌握在善良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力量;这种力量掌握在邪恶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力量。世界上绝大多数公益组织和恐怖机构,都以这样的力量为其骨骼和血肉,要不是每年提供那么多的新鲜血液,这两类机构都早已经消亡。

因此,你可以说香港大学生没问题,也可以说香港大学生问题太大了——其实是非错对他们决定不了,时代走对了他们就对了,时代走错了他们就错了。而什么叫时代走对了或者走错了呢?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这个问题的答案绝然相反。毕竟,这不是科学的真理,而是有立场的真理。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你或许更希望今天的中国出一些乱子;站在国家的立场,你当然希望国家越稳定越好;而站在个体的立场上,稳定、开放、富强、自由……哪一个都不能被彻底地阉割掉,当然,优先顺序,自然只能是国家的稳定与富强。

这个优先顺序,也不是什么客观的真理,而是主观的态度,与文化有关,与处境有关。

昨天重温美国电视剧经典《兄弟连》,一个二战老兵回忆说:“镇上有三个人因为(征兵)体检不合格主自杀了。”瞧,美国人的爱国热情丝毫不比中国人差,美国人宣传爱国的电影,也拍得丝毫不比中国人少,而且拍得更好,《独立日》《爱国者》,都是百看不厌的好片,但我看了依然爱的是中国,而不是美国,并且由衷希望中国早日拍出这样的爱国佳作来,这也是我比较宽容地肯定《战狼》《流浪地球》这些青葱的爱国片的原因。而这些片子,就是塑造年轻人往哪里走的引导力量。

那么我究竟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五四、文革、六几、香港大学生暴乱……所有这些事件其实有其本质相似性,我们可以给这些事件分类,把某些事件吹捧得就像盘古开天辟地般美好,把某些事件诋毁得像太平天国杀人放火般邪恶——哦,我们曾经把太平天国吹捧得正义得不行不行的,不知怎么后来居然就修改了。

偶然投身于这些运动之间,也别太高估自己的理性与正义性,除非你洞察了自己,洞察了人性,否则很可能就是被卷入了浪漫,还自以为曾经为了独立、自由、正义而奋不顾身。

青春的热血总是得有的,但它燃烧起来的毁坏力量,和创造力量完全等值。即使碰巧因为政治的需要被正名了,这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价值——恰恰是这部分,我认为与理性无关。莫非,正是理性的诡计,左右着人类作摇摇摆摆地前进?

你瞧,左派与右派,都会对我不屑一顾。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需要谁来一顾,独立思想,自由精神,这八个字并不是站了队的思想者所能够理解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9a9RBeLCmhPJCrTUzyhyQA

想象的纪律——以部编教材《盘古开天地》为例
18-11-2019

神话和诗歌不同,在龙美小学的课堂上,四年级学生准确地指出:诗歌没法翻译,而神话哪怕拉长了、缩短了、适当改编了,总还是同一个神话故事。

所以,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补天、夸父逐日、精卫填海……我们读到无数个版本,尤其是盘古和女娲的故事,大概因为是创始神话的原因,最是扑朔迷离,各个版本的故事在细节上大相径庭——虽然如此,它们依然是同一个神话的不同的“讲述”。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并不是所有的讲述都同样精彩。原始的版本其实很不精彩,因为它只有故事的骨头,却没有故事的肌肤和血肉。而后起的故事版本,越来越多细节、和变化的情节,让故事渐渐丰满起来。这就是故事的进化,但迄今为止,“盘古开天辟地”和“女娲抟土造人”依然没有彻底定型的教材,原因何在?这就是进化还未完成,我们用想象充实故事,总是留下太多的遗憾,使得读者没法“心服口服”。

新版的部编语文教材把《盘古开天地》放在第九册,故事又作了许多语句上的改编,是很难得的一个好版本。全文如下:
很久很久以前,天和地还没有分开,宇宙混沌一片,像个大鸡蛋。有个叫盘古的巨人,在混沌之中睡了一万八千年。

有一天,盘古醒来了睁眼一看,周围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一使劲翻身坐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大鸡蛋”裂开了一条缝,一丝光透了进来。巨人见身边有把斧头,就拿起斧头,对着眼前的黑暗劈过去。只听见一声巨响,“大鸡蛋”碎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降,变成了地。

天和地分开后,盘古怕它们还会合在一起,就头顶天,脚踏地,站在天地当中。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天加厚一丈,盘古的身体也跟着长高。

这样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升得高极了,地变得厚极了。盘古这个巍峨的巨人就像一根柱子,撑在天和地之间,不让它们重新合拢。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天和地终于成形了,盘古也精疲力竭,累得倒下了。

盘古倒下以后,他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呼出的气息变成了四季的风和飘动的云;他发出的声音,化作了隆隆的雷声;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照耀大地,他的右眼变成了月亮,给夜晚带来光明;他的肌肤变成了辽阔的大地;他的四肢和躯干变成了大地的四极和五方的名山;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汗毛变成了茂盛的花草树木;他的汗水变成了滋润万物的雨露……

人类的老祖宗盘古,用他的整个身体创造了美丽的宇宙。
只要是神幻故事,某些问题就是不可追究的:譬如一万八千年,还是十万八千年,谁知道这么多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人们是依然天的高度、地的厚度来推测想像的,它本来就是创世神话嘛。而且,这里不是科学数字,而是神话数字,追究这些反过来不合逻辑了。

但是,既然是创世神话,它就应该是一切事物的本源,一切事物的开端,不能在它之前还存在“混沌”以外的事物。

那么作为“上帝”——上帝的原初意思就是最早的祖先或者创世之神——它本身又从哪里来?这个故事在逻辑上是可以不回答的,祂是万物本源,但祂从哪里来却可以交代可以不交代,作了交代自然是最好的,但能不能自圆其说就麻烦多了。盘古的故事,是所有创世神话中最符合“科学”的,也就是不违背常识的。在盘古的故事中,那个伟大的比喻就说明了一切:天地混沌如鸡子。小鸡、小鸭、小鸟、小蛇们是怎么诞生的?答曰:从鸡蛋中孵化的!可惜,迄今为止的盘古神话,似乎没有利用好这一点。在可见的各个版本里,盘古似乎一开始就睡在了混沌之中,只等着醒来。但是,更好的构思是盘古就是从混沌中自然孕育而来的,就像鸟儿“无中生有”的孕育。

新版本教材的一处优点,是意识到混沌不是岩石,而是类似浆糊那样混杂的液体状东西,清而轻的东西、重而浊的东西,在混沌中是一体的,所谓开辟,首先就是这二者开始分化!而这二者的分化,盘古的大斧是没有用的!所以,新版本没有把叙事放在用斧头开辟天地上,但是却依然保留了那把斧头。

这把斧头从那里来?它比盘古从混沌中自我孕育还更早地存在?那么盘古作为创世神的意义又在哪里?

怎么会冒出这把斧头的?一个学生回答得很清晰:因为总说盘古开天辟地,所以改编故事的人就编写了这把斧头,因为只有斧头才能“开辟”啊。但是,当把盘古开天地想象成用斧头开辟天地,而不是像鸟类从鸡蛋里诞生的时候,神话故事注定就下沉了。

还有哪些地方,故事的改编者没有遵守想象的纪律?

好几个学生说:“一丝光透了进来”有问题,光从哪里来?

是啊,外面应该是黑暗的虚空,什么也不存在,连空气也没有,更没有星体,哪来的光?

光从哪里来?课文中自有答案:光从盘古而来!不仅自然之光(阳光、月光、星光)是盘古所化,而且基于生命的其它光明,也是从盘古所化而来!

这就是想象的纪律!想象力本来并无边际,但是它有自己的逻辑。既然是创世神话,那么就不能在它之前、在此之外,存在着更早的事物,存在着生命的其它来源!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中国小学部编教材四年级: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jC2xBolH7CTd6JtMK4y32g

中国神话的神谱
19-11-2019

最初,每个部落只有一个神灵,祂是逝去祖先的魂灵,还可能同时是部落的图腾: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当部落与部落碰面,在一种新文化中共存的时候,也就是神灵与神灵的碰面。那么,祂们究竟谁大谁小、谁高谁低呢?

随着碰面、聚会的神灵越来越多,就像参加一场聚会,或者水浒梁山的聚义,为祂们排一排座位就非常紧迫了。排不好位次,就会发生共工与祝融的斗争,搞成天崩地裂。但是最终祝融战胜了共工,原因还是信奉火神的商族,战胜了信奉水神的夏族。商和夏的争斗,或者说祝融和共工的争斗,导致了生灵涂炭。

世界上所有的“神谱”都是部落争斗、然后相互妥协的结果,哪个神灵的信奉者数量众多,又是掌权者,那么它的位置就必须足够高。

希腊诸神,应该是一个最很典型的封神榜标本。信仰宙斯的城邦,意味着它们共同的文化起源,而它们的数量最多,于是宙斯就成了希腊诸神中的主神。而雅典的城邦守护神是智慧女神雅典娜,所以雅典娜在诸神中的地位就相当地高——是雅典娜为雅典带来了荣耀,还是雅典为雅典娜带来了荣耀,或者,这二者本就是同一回事?

还有一个诸神彼此妥协的典型就是《西游记》。中国最早的神仙谱系由南方的楚国完成,而流落各地的夏族又留下了《山海经》这样的鬼怪类神谱。但随着儒家完成权力的统一,神仙就必须在“天子”的格局下重新安排。于是道教与儒家联手,收编民间各路神仙,形成中国本土的神仙谱。但是随着佛教的传入,尤其是随着佛教取代道教,成为中国第一大宗教,佛陀和菩萨们的位置,就不得不被认真考虑。于是无论是《封神榜》还是《西游记》,都得为避免神仙们打架而作出努力。于是在《西游记》中,以玉皇大帝为天上君主的神谱,是儒教权力的体现。而道教神仙则是高贵的附庸,也可以作为世外高人而存在,如菩提祖师。但最高的法力与影响力,却给了佛教。这就是一次最典型的编定神谱、排定封神榜,也变是为神灵们安排座位。

回到最早也最正统的中国神话系统,人们一直希望重新为这个早期神话编排位次:不是重要性的位次,而是神话的先后顺序。作为宇宙解释系统,它的先后是被宇宙学与人类学所规定的。比如,在创世神话没有确定之前,具体器具的发明神话就得先让一让路。所有人都会赞同把盘古放在第一,因为祂就是中国神话的“上帝”(创世神)。然后就是女娲,因为盘古带来了天地和万物,而女娲则创造了人类。祂们一先一后,基本完成了中国创世神话的全部内容。

然后,就是“人类英雄”的封神过程。依据我的理解,夸父逐日,是人类采集狩猎时代追逐温暖、食物的故事;神农氏到炎帝,是发现农作物到耕种革命(刀耕火种)的故事;炎黄结盟,是原初车辆游牧发明者与农耕部落的结合;精卫填海与愚公移山,是农耕文明开拓新土地的故事;大禹治水,是农业文明抵抗自然灾害的故事;牛郎织女,是稳定下来了的农业时代的男男女女在过小日子……

也就是说,哪有什么神灵,都只是我们祖先中最伟大的创造者和历史奠基者——他们之所以能够奠基历史,那也是某方面的“生产力”远远高过了其它部落。

唯一的抽象神灵是盘古和女娲,盘古是自然和创造力的化身,女娲是自然母亲的形象。除此之外,都是我们同类中的佼佼者——与天地抗争、与灾难抗争,不寄希望于神灵,而凭自己的意志与倔强,甚至愚蠢般的坚持,去赢得生存。这,就是我们认为的神圣,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原始人格,并且至今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是的,不够虔诚,但足够坚韧。

也许唯一的一次软弱,是我们自身内部争斗,打破了天地,引发了水灾之后,我们祈求“母亲”用她的神通再度修补了天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gkNqXOZJUR-fIIcrUNEs9g

批判性阅读,不是让你去批判填海的精卫
23-10-2019

上海的一位教育研究者,转发来一篇《精卫填海》的课案,是北京一所前卫学校的一位年轻老师,用“批判性学习”上的。她问我:可以这样上么?

我回答:“不能,因为象征、原型等必要的概念一旦丧失,神话事实上没有被理解,上的不再是阅读课,而是随便说说话的课。理解的纪律性不能不遵守——这和灌输结论,尤其是和灌输道德结论无关。”

她感慨说:“我感觉精卫这样的传统神话象征意义十分深刻,不容易解读。应该用体悟、共情去教学,需要抵达文本的情感,但上古先民的思想情感很难被感知。这种故事的雄浑之气象,真不是小确幸、佛系之零零后能轻易感受的。”

确实,神话是不容易上的,批判性阅读的武器,也并不是一个万能的法宝,随便拿一个文本,无论是唐诗宋词、童话神话、散文游记,都可以通过一个固定程序,就轻松解码的。更何况批判性思维本就只是阅读时的原则和纪律,而不是编码好的阅读程序。

一类文体就是一种编码,一套神话就是一组民族精神的密码。

批判性阅读,不是去批判神话人物的抉择,不是去批评神话背后的民族精神,而是批判性思考:人们为什么创造并传播这个故事?我们和这个故事有着怎样的隔阂?我们赞同这样叙事吗?为什么?也就是追问:故事何以如此,阅读还能怎样。
精卫填海 写道:  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
  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
  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
  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那位授课老师的核心设问:假如你是精卫,你会去填海吗?

学生不出意外地回答:不会!让老爸去填——他不是炎帝吗?!

这个设计出问题的地方是,你没法在这个特殊点才去设想“假如你是精卫”,除非你已经从一开始就进入精卫的叙事,步步跟紧她的抉择。

假如你是炎帝之女精卫,你会不带保安一个人去东海游泳吗?

假如你是炎帝之女精卫,你会没带几件宝物防身?或者先上几堂高价的游泳课,学好了本事,才去海上游泳?

是的,一个二十世纪中产阶级的宝小孩,是压根没法想象原始部落阶段先民的生活和思维的。批判性思维遭遇到的问题,不是精卫的做法是对是错,而是古老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压根听不懂。

批判性思维首先要批判的,是我们的理解惯性:用自己的生活现实,去理解一切不同世界的文本。

让我们以那个世界的生活,来重新理解文本:随着部落的不断繁盛,故土越来越拥挤,炎帝的一支后裔主动离开大家族,前往遥远的海边(在古代乃至今天许多地方,水盛处即为海)开拓土地。他们遭遇了“海”的变幻莫测,洪水,海啸……许多亲人死于“海难”,甚至遇难的有可能就是领袖的子女(联想一下,抗美援朝中遇难的毛岸英)。请问,他们该怎么办?

人类一直在填海,尤其是中国人五千年来就没有停止过移山与填海。作为依赖农业而繁衍生息的子嗣,我们相当长的岁月里只钟爱土地,而不能从大河大海里获取比粮食更为宝贵的财富。对先民们而言,大地是可靠的,安全的,而水是莫测的,是多变的,危险的。填海为田,是一切炎帝(农业神、农业始祖)后裔的使命与宿命。

为此,语文阅读必须在几个层面进行:故事层面(字义和叙事),神话所反映的时代处境层面,神话背后的民族精神层面。

假如要设身处地,那也应该是:假如你是精卫族的族长族人,你怎样决定?一步步都是抉择,离开父族独自上路、独自开拓才是最大的抉择,一切艰辛与荣耀,都源自那一刻。

故事里有悲哀,有悲伤,有悲愤,有悲痛,有悲恸……甚至,也极可能有不满,怀疑,犹豫,怨愤,但是,这里没有放弃,没有回头,没有试图用祈祷、祷告来替代只凭双手和双脚的努力。

愚公移山,精卫填海,这就是我们民族的密码,甚至是民族的宿命,它们也许看起来愚蠢,你可以用另一个时代的想法作这样的批判,但他们决不是真正的愚蠢者,他们是在人类的原始开拓中,选择了用全部生命去作不自量力地开天辟地。

这个领会如何成为课程?如何不破坏学生的体会过程?如何不把神话降落为历史?这是教学另外维度的难度。

但没有教师自身领会的经典阅读,以及研究性学习、批判性思维,它总是少了一点什么,多了一些什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0OOI2L6KNiNOAGrG7Zs53g

一个问题造就一堂好课
20-11-2019

女娲明明是人面蛇身,她按自己的样子抟土造人,为什么我们却长着两条腿啊?

这是一个憨憨的男孩在昨天的课堂上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让原本70分的课堂,达到了85分。

昨日在龙美小学继续上部编四上神话单元,“大情景·大任务”的单元设计,既《盘古开天地》教学之后,一节课快速补上《女娲抟土造人》《夸父逐日》,然后就是课文《精卫填海》。

为什么要用很短的时间补上《女娲抟土造人》和《夸父逐日》?原因有二,一是我想让学生初步建构一个完整的中国神话体系——也就是建立起中国诸神谱(详见),二是我为本单元设计的“大任务”是依据“叙事的完整”和“想象的纪律”改编一个神话,那么就有必要提供更多的神话素材供大家选择。课文中的《盘古开天地》和《女娲补天》已经是现代白话文创作,虽依然可以改编,但创造空间相对变小了,而文言教材的《精卫填海》留下的改写空间足够大,补充进去的《女娲抟土造人》与《夸父逐日》都是文言的,几乎没有起因,经过很不完整,几乎只有一个简单的结果,改编的空间足够大。

但怎么改编呢?仅仅补充情节,使叙事完整,是很低级的作文。仅仅遵守想象的纪律,只让文章看起来不那么傻帽,却不会生动起来。

神话的本质,就是解答先民们的“天问”。是用神乎其神、天马行空的想象,回答那些最为根本的问题。那么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神话创作,如果没有了“问题”,不能对问题提出精彩的“答复”,神话教学就放弃了它天然的魅力。

所以几堂课里,我们都提出了精彩的提问:盘古的斧头从哪里来?“大鸡蛋”破了后,外面怎么会有光?夸父为什么要逐日?精卫填海是为了报复吗?

而在《女娲抟土造人》这里,许多精彩问题中最为精彩的一个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个。因为多媒体出现的课文插图里,出现的是长着巨大蛇尾的女娲。

一石激起千层浪,回答丰富多彩,但未必都是精彩与贴切的。教师的作用,就是引导想象力继续飞翔,并朝向让故事更精彩的方向前行。

一种最为糟糕的解答是:“女娲其实也是长着双腿的,这个插图只是插图的一种,未必一定这样。”这无疑只是逃避了问题,而没有正面面对问题。没有孩子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

孩子的回答有趣极了:捏双腿比捏蛇身子节省很多材料;人上身、蛇下身是神灵,女娲造不出来;蛇匍匐在地,胸部容易受伤;蛇不能登山……

教师的引导,就是抛出了“消极原因”和“积极原因”这两个概念,消极原因是没办法,积极原因是为了创造得更好。

于是,最后我们的临时方案是:女娲看到敏捷的猿猴用双足攀登,就想,我要为人类创造比猴子更好的四肢,他们的双手能够像我一样制造器具,他们仅仅用双足就能够在大地上行走,而且站起来,能够比匍匐在地要看得更远……

一个好问题,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引发了积极的思考,导致了对几年年流传的神话故事的创造性改编——而且应该是改编得更好。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mp.weixin.qq.com/s/9iKrEB28eDs6prskuA6ioQ

这肯定是我最荒唐的一堂课
21-11-2019

上课二十分钟后,我才发现我用的教材,和学生用的不同——不是一般的不同,而是彻头彻尾的不同!

更尴尬的是,听课的老师们,以为我是故意这样设计、安排的——此处该用那个掩面的表情!

这一课内容是《女娲补天》,我认认真真地依据网络上的统编教材抠出了课文,但不料那是试行本,而学生的正式版本不是作了小小的修改,而是彻头彻尾的不同——两种完全不同的叙事。

怎么办?!

其实呢,没关系。谁让本单元第一堂课第一次对话,师生就确定了一个共识:诗歌是不可翻译的,而神话无论怎样改编,总还是那个神话。

更重要的是:本单元我们确定的“大任务”,就是重新创编一个神话,而且要努力比以前所有的版本更好些。那么两个不同版本的《女娲补天》,也就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事实上,大家还以为我们在比较两个版本的优劣,再琢磨如何创编得更好一些。

为什么要到过了半堂课才发现问题?前面二十分钟在做什么?

最前面十分钟,我们学习了《女娲补天》的两个文言版本:
《列子》 写道: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缺);断鳌(áo)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zhuān xū)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辰星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
《论衡》 写道:共工与颛顼(zhuān xū)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áo)足以立四极。天不足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足东南故百川注焉。
我们讨论,哪个版本更好些?学生认为,第二个版本更好,因为它有“起因、经过、结果”——恰好,这个单元的单元要点,就是要求学生分析叙事的起因、经过、结果。

那就将错就错,老师出示的故事,和大家课文中的故事,哪个版本更好?为什么?

四个版本,你最满意哪一个?

你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能让人满意?

这依然是我最荒唐的一堂课,一个老师怎么可以犯这样低级的错!

但这也是挺有趣的一堂课,错误的文本居然成了刻意的比较阅读。

附,我提供的《女娲补天》文本:
​   自从女娲创造了人类,大地上到处是欢歌笑语,人们一直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不知过了多少年,一天夜里,女娲突然被一阵“轰隆隆”的巨大响声震醒了,她急忙起床,跑到外面一看,天哪,太可怕了!远远的天空塌下一大块,露出一个黑黑的大窟窿。地被震裂了,出现了一道道深沟。山冈上燃烧着熊熊大火,田野里到处是洪水。许多人被火围困在山顶上,许多人在水里挣扎。

  女娲难过极了。她立刻去找雨神,求他下一场雨,把天火熄灭。又造了船,好救出挣扎在洪水中的人们。

  不久,天火熄灭了,洪水中的人们被救上来了。可是,天上的大窟窿还在喷火。女娲决定冒着生命危险,把天补上。她跑到山上,去寻找补天用的五彩石。她原以为这种石头很多,用不着费多大力气。到山上一看,全是一些零零星星的碎块。她忙了几天几夜,找到了红、黄、蓝、白四种颜色的石头,还缺少一种纯青石。于是,她又找啊找啊,终于在一眼清清的泉水中找到了。

  五彩石找齐了,女娲在地上挖个圆坑,把五彩石放在里面,用神火进行冶炼。炼了五天五夜,五彩石化成了很稠的液体。女娲把它装在一个大盆里,端到天边,对准那个大黑窟窿,往上一泼,只见金光四射,大窟窿立刻被补好了。

  现在,人们常常看见天边五彩的云霞,传说那就是女娲补天的地方。
现行教材采用的是袁珂的版本,有修改:
   女娲创造了人类之后,许多年来平静无事,人类一直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
  不料有一年,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故,忽然打起仗来。这一仗打得非常猛烈。 从天上一直打到凡间间。战争的结果,是代表光明的火神胜利了,代表黑暗的水神失败了。

  失败的水神共工,又羞又倔,觉得再没有脸面活在世间了,就一头向不周山碰去。 这一碰不打紧,他自己倒没有碰死,苏醒转来,以后又去和治理洪水的大禹捣乱。 可是因为他这一撞却闯出了天大的祸事。

  你说是什么祸事?原来那不周山,本是矗立在西北方的一根撑天的柱子。给共工这么一碰把撑天的柱子给碰断了,大地的一角也给他碰损坏了,世界因此发生了一场可怕的大灾难。

  看呀,半边天空崩塌下来,天上露出些丑陋的大窟窿,地面上也破裂成了纵一道横一道的黑黝黝的深坑。在这大变动中,山林燃起了炎炎的大火;洪水从地底喷涌出来,波浪强大,使大地成了海洋。 人类已经无法生存下去,同时又遭受到从大火的山林里窜出来的各种恶禽猛兽的残害。我们想想,这日子是多么难过啊!

  女娲看见她的孩子们受到这么可怕的大灾难,痛心极了。 没法去惩罚那个死而复活的凶恶的捣乱者,只得又辛辛苦苦的来修补残破的天地。

  这件工作真是巨大而又艰难呀!可是慈爱的人类母亲女娲,为了她心爱的孩子们的幸福,一点也不怕艰难和辛苦,勇敢地独自担负起了这个重担。

  她先在大江大河里拣选了许多五色石子,架起一把火,把这些石子熔炼做胶糊状的液体,再拿这些胶糊状的液体来把苍天上一个个丑陋的窟窿都填补好。

仔细看虽然还有点不一样,远看去也就和原来的光景差不多了。

  她怕补好的天空再坍塌,便又杀了一只大乌龟,斩下它的四只脚,用来竖立在大地的四方代替天柱。这天柱把人类头顶上的天空像帐篷似的撑起来。 柱子很结实,天空再没有崩塌的危险了。

  那时,中原一带,有一条凶恶的黑龙在为害人民,女娲便去杀了这条黑龙,同时又赶走各种恶禽猛兽,使人类不再受禽兽的残害。

  剩下来只有洪水的祸患没有平息。 女娲便把河边的芦草烧成灰,堆积起来,埋塞住了滔天的洪水。

  共工惹出的这场灾祸,总算给伟大的女娲一手平息了;她的孩子们终于从死里逃生,得到了拯救。

  这时候,大地上又有了欣欣向荣的气象。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依着顺序循环,去而复来,该热就热,该冷就冷,一点也不出乱子。

恶禽猛兽死的早已经死了,不死的也渐渐变得性情驯善,可以和人类做朋友了。原野里生满着天然食物,只要花点力气,就可以吃个饱足。人类快乐地生活着,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女娲看见她的孩子们生活得很好,自己心里也很喜欢。
回复

回到 “生花妙笔”